2020年2月14日星期五

晉陞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资料研究

晉陞太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於2020年2月13日上午清晨6時在中華民國台灣台東縣達仁鄉南田部落髮射一枚高10公尺寬1.5公尺起飛重量3噸的名為「飛鼠一號」((HAPITF-1))的火箭,卻因系統異常,終止發射。

媒體報導: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00213001209-260402?chdtv

13日清晨6時53分,「飛鼠1號太空火箭在滂沱大雨中發出聲響、冒出大濃煙,卻沒成功點燃升空,晉陞太空科技公司表示,發射程序到最後一刻準備發射時,發現系統訊號異常,故終止發射程序。

根據公開的資料看了一下這家公司的背景。

公司登記於2016年05月16日,資本額3.5億台幣,實收2510萬,登記地址在台北,

2016年11月30日,看上去融資成功,拿到2.2億的資金,實收資本達2.7272億
2016年底,公司遷到苗栗縣竹南鎮;
第二年5月,又得到一筆資金,實收資本達到3.3億
第三年4月,又得到一筆資金,實收資本達到3.427億
第三年7月底,又得到一筆資金,實收資本達到5.14億

2019年4月6日星期六

为什么我需要可靠的资讯来源以及如何获得可靠的资讯来源

在几十年前,当手写的稿件寄给杂志或报纸等媒体上,变成铅字的时候,作者们都会很兴奋,不仅能赚到钱,还能赚到名气。当然,难度也非常大,能出名成为“作家”更是了不起的大事。一旦得到了作家这个“人物设定”,人们也会给予他们超越常人的社会地位,因为人们认为这些人是可靠的人,提供了可靠的资讯。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在网络上写文章,发到BBS,发到BLOG,发到real time social media上,人人皆可自称“媒体”,人人皆可提供资讯。这是好事,人人都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也是坏事,未必人人都能提供可靠(reliable)的资讯。

佐拉的一岁半的女儿在阅读小画册
我今天就想讨论一下reliable的问题。

2019年3月4日星期一

佐拉答粉丝问

我在上周弄了一个“佐拉粉丝群”,设置了群规,陆续有读者加入了群,其中一个读者看到粉丝权益后问了我几个问题:



1.请问佐拉精神是什么?
佐拉:在共产主义国家生活过的人都常听过“领会领导精神”和“贯彻领导精神”等说法,如果佐拉有某种能鼓舞人心的力量和精神的话,我希望是鼓舞读者不盲目崇拜权威,不盲目跟随权威,拥有独立人格和审慎的思维,有探索精神,能突破自我,对自己是否正确不固执,持续学习,成为不会英年早逝的人生的赢家。

2.以佐拉话题为核心的群中央是什么?
佐拉:我没说过“群中央”的词语,也没有“群中央”存在,请查看群规有无此表述。

3.入群一段时间后对佐拉有了些看法:理性。
佐拉:感谢认可。希望这也是入群的粉丝们应该坚守的信念:尝试承认另一种说法也有其合理性,一切可讨论。

4.请问佐拉以佐拉话题为核心有无群旗?无旗不立。
佐拉:有,旗子里面是我的头像。附图:

5.请佐拉常写文,例如一周一文或一月一文。
佐拉:尽量每周一篇。

2019年2月21日星期四

佐拉的粉丝群招募粉丝

我是佐拉。这么多年来,我有很多朋友,但一直声称“没有粉丝”,但我觉得应该有人想做我的粉丝,我也觉得我应该为粉丝们提供服务,所以决定招募粉丝,特建立“佐拉粉丝群”。初步构想群规如下:

粉丝权益


  1. 认识其他粉丝,共同学习,特别是学习佐拉精神;
  2. 以佐拉为话题核心,分享相关文字、图片、影片和链接;
  3. 发表对佐拉的看法,鼓励、吹捧和批评皆宜;
  4. 分享公共话题的链接;
  5. 向佐拉提问;
  6. 催促佐拉写文章;
  7. 催促佐拉做视频;
  8. 随时退群。

2019年2月13日星期三

佐拉答香港的苹果记者问

致曙光先生:以下為此次專訪大致題綱,供參考

1. 您從一個中國大陸網絡「翻牆憤青」、制度的批判者,不光思想翻牆,最終到連肉身都成功翻牆,成為中華民國公民,民主自由世界一員,談談這個過程如何?心路歷程?

自從2007年元旦寫下《我反對共產黨,反對一黨專政》後,我就正式成為制度的批判者了。但在1998年,我17歲的那年,因為念技術學校的緣故,那一整年我都在學校的要求下在晚上7點準時收看《新聞聯播》,並不能意識到那是國家機器的重要的宣傳工具而不是新聞電視台,並不知道共產黨曾經是一個呼籲民主的在野黨,並不知道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是沒有得到政府保障,直到我開始上網,見到無數的網絡文章被刪、網站被關。我的個人網站在2007年開始被被中國網絡防火牆GFW屏蔽。2007年到2010之間,在個人網站被封鎖的情況下,我在中國做了很多重大新聞現場的一手報道,也做了很多社會運動聲援工作,對社會現狀的認識越來越清晰了。我理解「煽動顛覆國家罪」的威嚇之力,所以我都是以個人的力量、個人的名義去做我覺得值得做的事情,沒有結黨結社,所以能在胡錦濤的「不折騰」原則下苟活。若是我在2013年還沒有離開中國,在習近平的對網絡要「敢抓敢管,敢於亮劍」跟警惕「互聯網亡黨亡國」的政策下,我早就被勞教,或是被上電視認罪去了。幸運的是,在2010年的時候,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太太,她願意嫁給我。我貪圖台灣的無牆的便利,加上我並沒有在中國建功立業的野心,所以我決定來台灣生活。我太太也因為在結婚過程中見識到了政府部門的胡作非為,2011年1月去民政局辦理結婚證被要求繳額外的不存在服務內容的400塊錢,大陸護照和港澳通行證被公安局悄悄註銷,這兩件事都讓我們對不民主的國家表示失望。移居台灣先是申請跟台灣的移民署依親居留許可,依親居留滿兩年後申請長期居留許可,長期居留滿四年後申請遷移戶籍,加上中間因為各種偶然原因浪費的時間,我終於在2018年5月31日拿到了花蓮縣瑞穗鄉的「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這才算肉身翻牆成功,讓我在2018年11月的2018年中華民國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中有了投票權,這是我人生第一次享有投票資格。略微遺憾的是,我因為入籍台灣的時間不夠6個月,所以不能參加公民投票對公投案用選票表達意見。僅差七天就可以參加公投了。在這個肉身翻牆過程中,加深了我對民主社會的認識,台灣沒有網絡牆,有言論自由,政府部門胡作非為會有約束,這讓台灣民眾節省了很多時間,至少不用像我一樣被民政局拖延兩天才給結婚證,不用被公安局偷偷註銷護照,不用等上半年重新申請護照。
周曙光(Zola)人肉翻牆,移居台灣花蓮。(制图: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