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1日星期四

佐拉的粉丝群招募粉丝

我是佐拉。这么多年来,我有很多朋友,但一直声称“没有粉丝”,但我觉得应该有人想做我的粉丝,我也觉得我应该为粉丝们提供服务,所以决定招募粉丝,特建立“佐拉粉丝群”。初步构想群规如下:

粉丝权益


  1. 认识其他粉丝,共同学习,特别是学习佐拉精神;
  2. 以佐拉为话题核心,分享相关文字、图片、影片和链接;
  3. 发表对佐拉的看法,鼓励、吹捧和批评皆宜;
  4. 分享公共话题的链接;
  5. 向佐拉提问;
  6. 催促佐拉写文章;
  7. 催促佐拉做视频;
  8. 随时退群。

2019年2月13日星期三

佐拉答香港的苹果记者问

致曙光先生:以下為此次專訪大致題綱,供參考

1. 您從一個中國大陸網絡「翻牆憤青」、制度的批判者,不光思想翻牆,最終到連肉身都成功翻牆,成為中華民國公民,民主自由世界一員,談談這個過程如何?心路歷程?

自從2007年元旦寫下《我反對共產黨,反對一黨專政》後,我就正式成為制度的批判者了。但在1998年,我17歲的那年,因為念技術學校的緣故,那一整年我都在學校的要求下在晚上7點準時收看《新聞聯播》,並不能意識到那是國家機器的重要的宣傳工具而不是新聞電視台,並不知道共產黨曾經是一個呼籲民主的在野黨,並不知道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是沒有得到政府保障,直到我開始上網,見到無數的網絡文章被刪、網站被關。我的個人網站在2007年開始被被中國網絡防火牆GFW屏蔽。2007年到2010之間,在個人網站被封鎖的情況下,我在中國做了很多重大新聞現場的一手報道,也做了很多社會運動聲援工作,對社會現狀的認識越來越清晰了。我理解「煽動顛覆國家罪」的威嚇之力,所以我都是以個人的力量、個人的名義去做我覺得值得做的事情,沒有結黨結社,所以能在胡錦濤的「不折騰」原則下苟活。若是我在2013年還沒有離開中國,在習近平的對網絡要「敢抓敢管,敢於亮劍」跟警惕「互聯網亡黨亡國」的政策下,我早就被勞教,或是被上電視認罪去了。幸運的是,在2010年的時候,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太太,她願意嫁給我。我貪圖台灣的無牆的便利,加上我並沒有在中國建功立業的野心,所以我決定來台灣生活。我太太也因為在結婚過程中見識到了政府部門的胡作非為,2011年1月去民政局辦理結婚證被要求繳額外的不存在服務內容的400塊錢,大陸護照和港澳通行證被公安局悄悄註銷,這兩件事都讓我們對不民主的國家表示失望。移居台灣先是申請跟台灣的移民署依親居留許可,依親居留滿兩年後申請長期居留許可,長期居留滿四年後申請遷移戶籍,加上中間因為各種偶然原因浪費的時間,我終於在2018年5月31日拿到了花蓮縣瑞穗鄉的「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這才算肉身翻牆成功,讓我在2018年11月的2018年中華民國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中有了投票權,這是我人生第一次享有投票資格。略微遺憾的是,我因為入籍台灣的時間不夠6個月,所以不能參加公民投票對公投案用選票表達意見。僅差七天就可以參加公投了。在這個肉身翻牆過程中,加深了我對民主社會的認識,台灣沒有網絡牆,有言論自由,政府部門胡作非為會有約束,這讓台灣民眾節省了很多時間,至少不用像我一樣被民政局拖延兩天才給結婚證,不用被公安局偷偷註銷護照,不用等上半年重新申請護照。
周曙光(Zola)人肉翻牆,移居台灣花蓮。(制图:苹果日报)

我为什么在寻找资金

十多年来,我认为批评共产主义最重要的著作是“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的导师卡尔·波普尔写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索罗斯的 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 不仅是俄罗斯不欢迎的组织,也是中国不欢迎的组织。其中的原因索罗斯在上个月24号的世界经济论坛上的演讲中说明了,他认为 《中国习近平是开放社会最危险的敌人》,俄罗斯的普京也是。而且40年以来,他都致力于帮助许多国家推进民主政治、人权、经济、法律及政治上的改进,增进公民参与,以形成公民社会。他认为俄国普京和中国习近平会合谋,会相互学习如何更好的压迫自己的人民。认为专制政权与信息技术垄断的结合,会赋予专制政权相对开放社会更大的优势,这些控制工具在独裁政权手中构成对开放社会的致命威胁,比如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和天网监控系统。

我一直认为索罗斯和他的导师卡尔·波普尔是最强大最有力量的共产主义的反对者。

基于以上认知,近十年里,我动手做了 牛博山寨( https://bullog.org )和 My favor link ( https://myfavor.link ) 这两个工具,前者是一个无需注册即可浏览的网站,一方面提供自动化抓取的作者授权的文章,另一方面提供编辑推荐的内容; 后者是一个书签工具也是一个read it latter工具,用于发现有价值的文章。 

我做这两个工具的原因是因为:
  1. 自我审查阻碍创作
  2. 审查制度抑制传播 
  3. 社交网络愈趋封闭 
  4. 缺乏网络公共空间 
  5. 无法形成有效讨论
  6. 好的文章缺乏推荐 
  7. 收藏后却永远不读 
我对网络公共空间的理解,希望牛博山寨( https://bullog.org ) 承载这个使命:
牛博山寨( bullog.org )的使命是营造中文网络公共空间(The Public Sphere),一个讨论想法、价值观以及共享文化和思想的发展的介于国家和私人领域之间的共享空间。
The mission is build a Public Sphere that is a shared space for the discussion of ideas and value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hared culture and ideas , between state and private realms.
我希望在这个网站,区域和所在地变得不重要,可以吸引有同样顾虑的人们投稿,提供准确的新闻和信息,有持续的反馈和互动,鼓励人们参与公共话题的讨论,任何人都可以访问,不受财团和政客的影响,形成更理性的讨论空间,通过理性讨论形成公共舆论, 促进社会共同进步,形成更有力量的开放社会。

为什么我相互这个社区可以建立起来呢?假新闻泛滥,对高质量文章有阅读需求的人在增长,想通过阅读有质量的内容来节约阅读时间的人在增长,对民主和言论自由有认知的华人在增长,而全球华人数量占全世界人口的23% ,这是市场的规模。

我希望更为理性的人可以影响更多的人思考,希望开放社会能打改时刻被英雄背叛的封闭社会。

我计划透过以上两个工具,通过制作新闻专题、 网络辩论和有奖征文的方式,不断吸引人们参与理性的讨论,同时,也记录下人们与共产主义抗争的历史细节。
The struggle of man against power is the struggle of memory against forgetting.
人类对抗权力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Milan Kundera
我需要你的帮助,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帮助:
  1. 写了与公共议题有关的文章的时候告诉我, 我来帮你推荐给更多的读者,作为回报,我会在每篇你的文章底下放上你的收款二维码,这部分功能我已经实现; 
  2. 推荐我做的这两个工具给别人; 
  3. 推荐可能对这个项目有兴趣的基金会人给我认识,如台湾民主基金会、美国民主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等,我去申请资金,让网站的其他功能尽快完善;
  4. 参与本项目; 
  5. 小额赞助本项目。
我的联络方式和赞助方式在 https://www.zuola.com/  。

以上内容就是我为什么在寻找资金的原因。感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