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3日星期六

【多征十亩地】宁乡灰汤多征十亩地风波“真相”与“权威”

最近,我摊上大事了。

对,就是大事,我被 宁乡市灰汤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灰汤政府) 杠上了,你怕不怕?胳膊没有大腿粗啊,人家自称是“权威”发布啊,人家自称有“真相”啊,被怼上了,我怎么办啊?
那么,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

注:以上居中的文字和图片引用自“灰汤微视界”的微信公众号

事情是这样的,前天凌晨,也就是端午节的凌晨,我在周末全天带娃的情况下等一岁多的女儿睡着后熬夜阅读乡亲们的资料后发表了一篇《【多征十亩地】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多征十亩地风波》就质疑灰汤人民政府只有5.9亩地的湖南省政府批文,为何要征人民15.9亩,就人民与政府之间十亩地的小事。

宁乡市灰汤镇的两位官员在端午节当天就先后透过微信联系我了,一个喊我“老弟”喊得亲热要我删,另一个用着美女头像要约我见面谈,我说我引用的都是政府文件,你们在微信里说的话我没法引用,你们写个公告公开回应我就好。约24小后,一个叫“灰汤微视界”的微信公众号写了《关于对“【多征十亩地】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多征十亩地风波”及相关视频的情况说明》,称我的文章

“多处内容与事实不符,扰乱了社会视听,造成误解”。

还好,正文里没说我造谣,感恩。


但是,那篇文章底下放出来的留言就很恐怖啊,说我造谣,喊严惩喊抓的,听过鸿茅药酒的广告的人都会怕怕啊,这都不用跨省“严惩”,我也是宁乡人,只要跨镇就能“严惩”了啊:




你看,有人说“乱发视频要严抓”,有人说“造谣”,“一定要严惩造谣的人”。倒是这个喻伯平很真诚的以身说法了,喻伯平这个名字确实是灰汤镇灰汤村十组的组长,他就是带头签字同意的人,也真诚的说出来“我组80%的村民愿意并签字同意“,确实,他们组还有喻小军、喻友民、周拥军、喻小林、周其军、喻成名六户没有同意,以20%的比例反过来算,他们组应该是30户。并且,喻成名表示征地补偿协议上自己的名字是喻伯平执笔冒充的,这可是伪造文件罪,会有3年左右的有期徒刑哦

可能有城里人分不清“队长喻伯平”和“组长喻伯平”的区别,灰汤村十组是官方的名字,农村里会沿用以前的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队”的称谓称呼“生产小组”,所以队长指的就是组长,比村长小一级的官。不要小看这个小官哦,生产队承包的土地是集体所有制,组长是农民集体土地的法定代表人。征地只要搞定组长就事半功倍了。另外,村民不享有土地所有权,只是得到过一个“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而已。



啊,我被人肉了,这个叫“灯塔”的人居然知道我,不知道是他没去跟宁乡县国保大队打听我,还是故意不彰显我的传奇经历特意写错,我老家在枫木桥村是不错,确实隶属灰汤镇管辖,户籍确实在煤炭坝镇,我确实十年前去过重庆、厦门、四川、瓮安等地以个人名义用自己的个人网站报导重大新闻得以闻名天下,我名气也确实传到了台湾,确实因此娶了台湾妹子做堂客,但我不是2013年而是你2011年就来台湾的呀,我的简历和名片都是公开的呀,我的经历也是公开的啊,只要翻一翻我的公众号就可以看得到,我去年7月报道宁乡洪水也让很多宁乡人认得我了,根本没必要“人肉”和“报料”啦,就算你把我描绘成汉奸、工贼、走狗、嫖客、流氓、骗子也改变不了“多征十亩地”的事实啦,我的那篇提到“多征十亩地”文章全是引用公开的政府文件,我可没造谣啊。这个“灯塔”倒是展示了“造”是如何完成的:半真半假,但水平不高,等下我教大家如何用更高级的方式撒谎

回到 “灰汤微视界”的这篇提供了“权威发布”的“真相”的《关于对“【多征十亩地】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多征十亩地风波”及相关视频的情况说明》 来,目前访问量12881,然后还有“宁乡新频道”转载了 “灰汤微视界”的文章,标题是《▶灰汤征地风波!文章和视频在网上发布...》,访问量才1381, 另外还有“宁乡帮”以《“灰汤多征十亩地风波”真相是什么?》为标题转发了,访问量是7394,我的名字在宁乡范围内至少获得了21656次曝光。加上我自己的文章有9604访问量,这次虽然没赚到什么打赏钱,但在家乡人民面前获得了31260个page view啊。对了,我就是一脸皮厚的老油条老网红,别人被其他人写文章怼上会心里慌,我被怼上我会高兴,因为知名度会上升啊,被人家黑并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什么,眼睛是雪亮的人还是会把我当朋友啊,我的好朋友的数量会上升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订阅我文章的人会越来越多,收到赏赐的可能性也大,我就开心,不亦乐乎就是这个意思。


你看,我的文章有9604个访问量,138个留言,240元打赏,177个按赞。反响比“灰汤微视界”才10个留言好多了,留言内容也丰富多彩,有些直接评论政府的跟鼓励上访的我都不敢公开,好言相劝让他们换一条留言。240元打赏里还有100是被抓走没有给家属拘留通知书的周建平的女儿喻亚洲请我吃麦当劳的钱,其他40多笔打赏钱都是宁乡的吃瓜群众一块五块的打赏给我的。这钱跟47500一亩的成本价炒地皮赚的钱相比,太难赚啦。谁家有地要以47500一亩卖给我,那应该有多好啊。可是,我去买人家的地需要省政府的审批啊,就是这样的文件:
从上面的文件来看,就算是宁乡县国地资源局,也需要先跟湖南省人民政府要填写一个土地征收审批单呀,那,“灰汤微视界”的微信号写了《关于对“【多征十亩地】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多征十亩地风波”及相关视频的情况说明》这文章里的宁乡市灰汤镇人民政府说:

“并非文章及相关视频所述‘多征十亩地’ ”

这结论怎么来的?原来不是政府主动“征收土地”,而是政府被村民推销十亩土地。村民想卖,灰汤镇人民政府就收。土地改变用地性质居然能绕开“宁乡县国地资源局”跟“湖南省人民政府”了, “宁乡县国土资源局”跟“湖南省人民政府”居然失业了,失业了,失业了......

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布土地审批文件的“权威”居然被无视了,太没存在感了,太没存在感了,没存在感了,了,了.........(请注意,这是余音绕梁的音响效果,也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意思

注:以上居中的图片来自“灰汤微视界”的微信公众号

宁乡市灰汤镇人民政府的文章我真的没什么动力写回复,但是周建平的女儿喻亚洲就很着急,生怕我被灰汤政府公关了,一再催我写个回应,还打赏了一个100块的红包来催我,但是跟政府打口水仗有什么意思呢,明摆着人民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除了“灰汤微视界”的微信号的文章底下有一些奇葩留言之外,其他宁乡微信公众号底下的留言都表现智力正常啊,或者说是审核留言的小编都智力正常啊,大家都看得懂“多征十亩地”只需要去湖南省人民政府申请另外的十亩农地的土地征收审批单就好了啊,根本不用找什么中央第八巡视组之类的事情,根据巡视工作条例规定,中央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湖南省级领导班子及其成员、下一级党组织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其他问题他们不管,况且他们三个月的工作做完了,已经离开湖南去别的地方巡视去了。

至于灰汤镇人民政府的回应中提到的“进行开挖边沟”“未破土动工”“没有布局任何项目”“没有改变用地性质”,前后矛盾,笑笑就好,也就是一笑而过的意思,懒得解释。

至于灰汤派出所出警抓报警的村民的事情,灰汤镇人民政府代表替灰汤派出所解释后说:

“并非文章及相关视频所述‘民警参与强征强拆’ ”

据我所知,灰汤派出所行政上应该隶属宁乡市公安局,不是隶属灰汤镇人民政府,即便灰汤派出所的所长不出来解释,也应该是灰汤派出所写完报告给宁乡市公安局后,再由宁乡市公安局的宣传部门来回应“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的批评啊。

2018年6月15日到今天6月21日凌晨,周建平的家属喻亚洲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以下内容是喻亚洲写的:

1,宁乡灰汤政府这篇回应文章坐实了“多征十亩地”,他们没有15.9亩地的省政府批文,说是“十组村民强烈要求灰汤镇人民政府将相邻土地一并征收”,而非省政府审批同意,村民强烈要求征收怎会有村民抗争,我们有土地所有权证在手,并且没有签字同意征收,灰汤政府就默认开发商将挖掘机开入我们自己的田里,强行挖掘我们即将播种的农田,现场一片狼藉,灰汤政府此举已构成非法强行征收的事实
2,关于“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也有足够证据证明情况属实。公安民警说村民对其抓咬,袭击,请给出执法视频的证据,被拘留的都是老弱妇孺。
3,我作为当事人的女儿至今都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我妈妈被拘留的告知书,期间我多次去灰汤派出所索要,均被态度恶劣的民警拒绝,期间我打过很多电话去灰汤派出所都只听我说一句就强行挂断电话,反而是我们发了朋友圈强征视频和文章后,当局感到了压力,于2018年6月18日5时54分接到了我妈妈打来的第一个电话,(此时距我和我妈妈失去所有联系已经72小时),电话里没有告知她被拘留,只说要我们保护好自己,不要管她

另一个灰汤镇灰汤村的村民写的事件记录:

时间:2018年6月14日下午4时左右
地点:灰汤镇灰汤村李家湾十组公路沿线旁基本农田(原葡萄园)
农田主当时正在农田进行恢复生产工作,除草,挖沟,准备第二天给田地放水,播种,下午四时一辆不明挖掘机突然强行开入我田地,摆在农田中央,询问其为何开入我家田地,受谁指使,电话多少?挖掘机方只回答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开发商叫我来的”对其他的避而不谈,我方强烈要求其从我田地开走,苦苦劝告未果,随即拨打长沙市报警电话0731110,转接灰汤派出所,(灰汤派出所到原葡萄园距离大约3里路左右)报警后20余分钟才到达现场,其中多次拨打报警电话催促其来现场,到达现场后给出的答复就是:“你们晚上又不用干什么,挖机停在这里也没事”(由于被抓到派出所以后手机被强制解锁密码,部分视频及录音被删除)当时挖机师傅已经被一辆红色轿车接走。当日不了了之。

时间:2018年6月15日
地点:灰汤镇灰汤村李家湾十组公路沿线旁基本农田(原葡萄园)
我方村民上午7时左右准备开始蓄水,耕地,随即公路旁聚集了十余个社会青年,数辆小车,以及挖机师傅,准备动工,我方上前阻拦呼吁,暗中报警,110到达现场以后社会青年陆续离开。
2018年6月15日上午10时左右
政府代表到达现场(此次会面是所有征收事宜开始至今的第一次协商,其间3个月之前我方村名已经以书面形式发给政府要求协商)协商征地事宜,协商时间约1小时,(详情见录音)双方未达成共识,政府官员陆续离开协商地点,我方随即接到电话,挖机开始强制施工,我方上前阻拦,坐在挖机下面,开发商上前不容分说就将我方两名村名甩了几个巴掌,由于我方敌不寡众,又多是老人,妇女,便忍了下来,110到达现场后,强制将我方村民拖拽上警车用手铐铐走,其中两名村名在现场进行拍照,被强行抢走手机,拖拽进警车,一名73岁老年女性由于去接被拖拽人手机,也被拖进警车,一名村民骑着摩托车路过现场,只说了一句你们为什么抓他,就被强行拖入警车,一名中年女性拖拽过程中左手被警车车门强制压伤,拖拽过程中暴力执法,一名年轻男子被电棒打晕后由四人抬上警车,一名中年女性村民被强拖进警车后,两名民警掐住她的脖子,旁边已被抓上车的村名说:“你要把她掐死还是怎样”,但其仍未善罢甘休。

2018年6月15日12时
警车带我们来到灰汤派处所,抓进派出所之后,收走了身上所有物品,进去以后不准说话,说话就把你拖到隔避威胁殴打,其中拖到隔壁的有三人,当时大家都关在一个房间,民警强行将我方老年女性拖到隔壁,她只说了一句“你还要打人还是”民警随即举起手做出一个凶神恶刹的样子要掌掴她,“打你又怎样”还有几个村民因为发表言论被甩了几个巴掌。

2018年6月15日下午两时左右
派出所将我方5人用手铐铐住,总共抓我方10人,全部扭送宁乡县公安局,当晚每个人都被轮流单独审问,其中一中年女性审问时间最长,审问过程中只听见哀嚎,审问完以后没有送回原关押房间。
当天中午不给饭吃,下午两时左右,由于饥饿我们要求吃饭,政府并不情愿,最后我们自己掏钱,给了四份饭,总共被抓10人,晚餐一人发了一个窝窝头,全程没有给水喝,并且要求解锁手机,将手机内的视频全部查看了一遍,并且要求删除。
第二日十点左右要求吃早饭,民警回复:“政府的还没来,等着”
要求给水也回复一句:“你以为你是来做客的?”
“那你说我犯了什么法”
“你别急咯,会有一个罪给你咯”
当时所有人身上的东西全部被收走,到放出来以后还有些东西没有归还。
直到2018年6月16日16时左右才被放出来,出来以后派出所并没有给出任何答复为何关押村民。。。
我只求还我一个公道!!!给我一个说法,为何关我,我违反了哪一条规定,触犯哪一条法律,至今我们还有两个村民被关押在拘留所,超过24小时,并且没有给出任何说法,没有通知家人!!!
光天化日之下,随便抓人究竟是个何原因,我一个普通老百姓维护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错在哪里?

另一个村民的留言:





还有另一个留言:

2016年07月28日,公安部举办全国公安机关规范执法视频演示培训会,围绕刑事、治安、交警等警种在现场执法时遇到的具体问题,向全国民警统一视频演示了执法规范与标准。比如,民警执法时,面对群众围观拍摄,规范要求在拍摄不影响正常执法的情况下,民警要自觉接受监督,要习惯在“镜头”下执法,不得强行干涉群众拍摄。

警察应该有自己的执法录像设备,不要抢村民们的执法录像设备嘛。为什么要拿走人家的手机删除里面的录音跟视频呢?前面我是不是提到要教大家如何用更高级的方式撒谎?教程来了:

撒谎的最高级的技巧是提供片面的真相。

我要撒谎,我删除你的文章,删除你的视频,我掌握了“真相”,我就有了“权威发布”,我就完成了撒谎欺骗吃瓜群众的目的啦!


上图是副蛮有名的漫画,摄影机只提供片面的画面,观众却会理角为左边的人攻击右边的人,提供全面的真相的话,却是右边的人攻击左边的人。

我再演示一次提供局部真相撒谎的艺术,下面两张图,第一张图配文字:佐拉是个撒谎高手。第二张图配文字:佐拉揭露撒谎。

从上图看,文字确实出自佐拉之口,确定能证明“佐拉是个撒谎高手”,有人证,是事实,还自称完成了撒谎,自称欺骗了吃瓜群众。


这张图比较全面,显示佐拉在教读者如何识别高级的撒谎。

这两张图就对比了“提供片面真相”和“提供全面真相”的两种真相的差别。有没有学到?学到了记得继续来找我深造,我可以带徒弟,不免费哦。

我觉得,灰汤派出所没必要为了十亩地替灰汤镇人民政府背个锅,公安部早就教过你们如何甩锅了:
2011年,在公安部制定下发的《2011年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中,就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警察法》第三十三条也规定:“人民警察对超越法律、法规规定的人民警察职责范围的指令,有权拒绝执行,并同时向上级机关报告”。

公安部的话你们要当真,省政府的话你们要当真。

另外啊,村民们还在争论是直接行政诉讼还是信访。前面我提到我的文章底下有人鼓励上访的留言我都不会放出来显示。我是不支持的。

我们枫木桥有一个叫秦苍生的老人家,为了找父亲秦咸德的下落,上访三十年。秦苍生好像叫马英九的妈妈秦厚修是叫姑姑还是姑奶奶,但有什么用呢,这海外关系50年前帮不了秦咸德,50年后也帮不了秦苍生。






你看灰汤的周建平,也上访过,无论上访到哪里都最终是一张纸条介绍到原地灰汤政府,受理告知单还说是“60天内作出处理意见”

你看,周建平的女儿喻亚洲把材料给我,我写篇“多征十亩地”的文章,发布在公众号上,灰汤政府就不用60天内回复了,端午节都不休息,24小时内就写文章发公告回复了。比上访快多了,还不用支付昂贵的律师费,100块钱请我吃个麦当当就搞定。

对了,还有谁要请我吃麦当当?估计有很多,我就把这个当创业服务好了,正式提供服务,整理材料500块一次,发布文章到公众号10000块一篇,付不起钱的可以选择另一个方式,写封亲笔信并去淘宝网花30块人民币做一面同时有“键盘侠”和“佐拉”的锦旗寄给我,即可节省一万块人民币。你看我上个月帮助益阳市赫山区鸾凤山反对填埋剧毒锑矿渣到他们这个地质下陷地区,村民给了我一块锦旗:

等我凑够99面锦旗,我就可以召唤神龙达成我一个心愿啦!

感谢大家留言、打赏、转发、按赞,你的举手之劳,于我莫大鼓励。

来都来了,抢个沙发,给点精神鼓励吧!求你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