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7日星期日

【多征十亩地】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征地风波

宁乡县人民政府征收土地方案公告【2017】第24号文件要征收灰汤镇灰汤村十组0.3956公顷土地用于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项目,湖南省人民政府的土地征收审批单也显示申请用地面积是 0.3956公顷,等于 5.934亩,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征地勘測定界图也显示面积为5.93亩。

公示时间仅为7天(2018年6月5日至6月13日)的《关于宁乡市 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规划批前公示》显示,宁乡灰汤迎宾加油站总用地面积是3355.34m2 。


2018年6月6日星期三

我申请中华民国护照的过程暨一次对台湾媒体的观察

我在台灣居住了近7年,2018年4月底,我申請了定居。於5月31日(星期四)收到了郵寄到家裡的定居證領取通知,於當日前往移民署領取了定居證,並馬上前往瑞穗鄉戶政事務所辦理了戶籍,拿到了中華民國國民身份證。於是突發奇想,我參照吾爾開希的採訪通知,寫了一份《中國公民記者第一人周曙光入籍台灣申請護照新聞稿暨採訪通知》 https://goo.gl/G3wajj 然後在LINE上面發給每一個台灣的朋友,結果得到了桃源的ingress玩家SAM的幫忙,轉發到PTT了,吾爾開希和朱頤也說幫我轉發了。

佐拉拿到身份證,拍攝者:傅陽,本照片已由佐拉購買著作權

星期一,是6月4日,我知道台灣的媒體應該會聚焦在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話題上,想想不會有多少媒體來採訪我,再說花蓮遠離台北大都市,新聞覆蓋應該差很多,能來一個記者我都非常開心了。畢竟我從來沒有試過主動聯繫媒體,媒體也不是我家的,人家有新聞自由,願意選哪個話題是他們自己有權選擇的。這是我第一次使用「新聞稿和採訪通知」的方法聯絡媒體,過去十幾年,我雖然有很多和國際媒體打交道的經驗,但都是人家主動找我。

早上還在去花蓮的火車上,就有民視的記者打電話跟我確認時間地點。9:30,我到達行政院東部服務中心,先接受民視的採訪,然後陸續來了其他媒體,我跟他們強調了牆和翻牆的含義,跟他們介紹台灣護照與中國護照的差異,移民署的長官也熱情解說政策,強調台灣的公家機關不會阻止媒體進入拍攝。採訪很順利,我也配合民視的要求跳起來重現當年跨越長城的動作。但我拒絕了拿起中華民國的國旗揮舞的建議,我畢竟不是民國粉。

下面是媒體報道匯總,按發表的時間順序排列:

2018-06-04 13:06 自由時報:《中國公民記者人肉翻牆成台灣人 想選里長體驗民主》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447029
點評:最快的報道來自自由時報。不過,第一句話就寫錯因果關係,德國之聲在2008年就稱我中國公民記者第一人了,關於我的紀錄片則是2012年才上映; 我批評歸化入籍的參選限制不符合國際人權公約而不是我承諾要十年後參選。

2018/06/04 13:47 蘋果日報:《中國公民記者周曙光 六四這天申請台灣護照》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politics/realtime/20180604/1366789/
點評:蘋果日報的網站的報道的標題開始寫成「六四這天申請入籍台灣」,與事實不符,後來我跟記者反饋才得以修改為「六四這天申請台灣護照」,記者說是台北的編輯改的標題。我去文章底下留言解釋:
「記者寫錯了一部分,我是說1989年那年7歲左右完全不知道這事,沒人會提這事,沒有渠道可去瞭解。‪年齡算錯了是我的錯,是我沒學好算法。我應當是8歲左右,我的證件是1980但實際是1981出生前,屬雞。‬
應該是2003年左右看到一部tian an men的紀錄片,這才瞭解到。」
這部分內容後來被加入到正文,但許多讀者在 https://www.facebook.com/appledaily.tw/posts/10157138789392069 這個鏈接底下酸蘋果日報,酸我,說這是騙子,是假新聞。蘋果日報在台灣確實影響力大,覆蓋人群很廣泛,記者也非常勤奮,出稿速度也快,連出街的報紙都比其他報紙貴5塊台幣。但是標題被運營編輯修改,正文有錯誤,造成的負面影響也很大。我是不在乎負面評論,但我希望蘋果日報可以做得更好。

2018-06-04 14:17 联合报:陸首名公民記者「人肉翻牆」 六四這天入籍中華民國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3179023

2018-06-04 朱頤:《中國公民記者佐拉入籍中華民國.展現台灣自由資訊、言論、媒體之價值》
https://medium.com/@hualienese/74a9be102548
點評:這是朱頤的個人媒體的報道,我因多次調侃柯文哲的twitter帳號而跟他結緣,柯文哲的twitter帳號是他在市政府當英語替代役時幫忙註冊和運營的,直到退役。他是花蓮人,能用英文和中文寫稿,常和我碰面,他的稿件沒有任何錯誤。

2018年6月4日 公共電視:《中國公民記者娶台妻 挑6/4申辦台護照》
https://news.pts.org.tw/article/39591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KQ_W8DT3Rs
點評:公視的記者是所有記者里最認真的記者,多次打電話跟我覈實具體細節,不過還是不小心出了一個差錯,把我的出生年份寫成了1971,會不會是寫稿的時候手指頭太胖的緣故?鍵盤上的7和8挨得很近。英文有typo和fat finger的說法,希望溫嘉楷先生不要認為我有諷刺意味,我就真是這麼猜的。

2018年06月04日 15:45:00 上報:《中國公民記者周曙光「人肉翻牆」成功 六四這天申請台灣護照》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2149
點評:我收到名片里沒有看到上報的字樣,但這家媒體寫得非常端正,結構清晰,主題突出,事實準確,標題也準確無誤,傳遞的內容完全符合我的預期。

2018年6月4日 下午5:29 风传媒:「中國公民記者第一人」入籍台灣 「六四」這天申辦台護照 還想選里長
http://www.storm.mg/article/445193

2018/06/04 18:07:25 民視新聞:《中國首位公民記者周曙光 盼入籍選村裡長》
https://news.ftv.com.tw/news/detail/2018604P09M1
點評:民視最先聯絡我,還熱心聯絡其他可能對我的話題有興趣的媒體,但我還是要指出新聞報道中的錯誤:我沒有承諾十年後一定參選里長,我重點是批評台灣的法律限制歸化入籍國民的被選舉權不應當剝奪十年,這不符合國際人權公約里的普遍性、相互依存性、不可分割性、平等、不歧視、以及人權對有權利和有責任的人雙方同時產生權利和義務原則,國際人權公約第二條:本公約每一締約國承擔尊重和保證在其領土內和受其管轄的一切個人享有本公約所承認的權利,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區別。只是因為我出生在中華民國不自由地區就被剝奪十年的被選舉權,大法官第618號解釋:「實乃考量原設籍大陸地區人民對自由民主憲政體制認識之差異,及融入台灣社會需經過適應期間..尤需有長時間之培養,系爭規定以十年為期"
https://www.judicial.gov.tw/constitutionalcourt/p03_01.asp?expno=618
我也不是2011年移居花蓮,我是先在台北古亭和淡水分別住了一年才移居花蓮縣瑞穗鄉。公視的記者就是在意這些細節才一再電話求證,民視以後也要多加利用電話仔細覈實細節。

2018/06/04 有線洄瀾:《中國公民記者周曙光入籍中華民國 急辦護照很興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IEf_3jCRko&feature=youtu.be
點評:有線洄瀾電視的節目也做得很好,加入了我對假新聞的看法,但我評論假新聞這個全球挑戰不是批評公民記者的本質意義。當時是大紀元的記者問我怎麼看新聞審查和假新聞,我就說當普通民眾也有播報新聞的能力對傳統媒體是一個挑戰,容易片面傳播而形成假新聞,特別是狂熱情緒加進來後,假新聞更容易廣泛傳播形成社會動員效果,應對策略不是用新聞審查,而是鼓勵更充分的報道。蘋果日報的「假新聞」我是透過直接挨個回復留言才消除人們對「7歲瞭解六四」的疑慮,但相應的Facebook鏈接底下的大量負面評論我則是今天才看到,我和蘋果日報都有責任盡早澄清事實,這樣才能遏制「假新聞」的印象產生。

2018/06/04 今日新聞:《大陸公民記者獲台灣身分證 出國免簽真方便》
點評:今日新聞的報道問題最大,有兩個地方與事實不符。第一,照片並不是記者鄭志宏攝,而是我透過LINE提供的,鄭志宏並沒有與我見面,只是用電話採訪,不知道這是編輯的過錯還是記者的過錯; 第二,我並沒有在2011年就定居花蓮,我來台灣第一年住在台北古亭,第二年住在淡水,2013年8月才搬來花蓮縣瑞穗鄉,我透過LINE告知對方,但至今沒有被修正,不知道這是編輯不乾活還是記者太忙。

2018-06-05 3:23 AM 大紀元:《中國公民記者周曙光 入籍台灣申請護照》
http://www.epochtimes.com/b5/18/6/4/n10454158.htm
點評:大紀元沒有任何理解錯誤,描述準確,轉達的意思也準確。美中不足的是把「佐拉」寫成了「左拉」,我為了對稱,使用「佐拉」作為Zola的中文翻譯,很少使用「左拉」。

2018-06-05 自由時報:《周曙光取得台灣身分證 想選里長 》
http://m.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206373
點評:居然自由時報第二天又發一篇稿子。

2018年06月05日 16:02東森:《中國公民記者入籍花蓮! 樂秀台灣身分證「人肉翻牆」實例》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605/1184405.htm
點評:東森的ETtoday是用電話採訪的,但稿子寫得精准,還引用了網友反饋,不錯。

2018/06/05 17:50《Newly naturalized Chinese dissident blogger plans to run for office in Taiwan》 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3449097
點評:英文報道引用上報和自由時報的內容,希望沒有說我承諾十年後要參選里長。我希望重點是批評國籍法對歸化者的被選舉權的剝奪。

2018-06-05 原住民族电视台:中國公民記者娶台妻 挑6/4申辦台護照
http://titv.ipcf.org.tw/news-39597

2018/06/08 21:51 中央社:《拿到中華民國護照 台灣女婿周曙光開心》
http://www.cna.com.tw/news/aloc/201806080360-1.aspx
點評:中央社不愧為國家級通訊社,不是派出年輕記者來採訪,記者會用手寫筆記,會拍橫著的照片,會打電話覈實細節,文章精准。

通過這次跟媒體打交道的經驗,感覺台灣媒體的叢業者整體趨於年輕,像白德華那樣的老記者一個都沒有碰到,可能是年長的記者不適合當抓突發的前線記者,或是是我的統計採樣不夠。我為什麼為在意記者的年紀呢,因為我都是十年前聞名天下,年輕記者不知道我的戰績居然不認得我啊。這些記者大都嚴謹,但還是有犯錯的時候,需要有清晰的流程修訂錯誤,發出去的文章不能「發射後不管」,錯誤的資訊傳播開來影響很大,糾偏的成本很高,如果記者在發稿前跟受訪者核對事實,就可以避免這些情況。這方面公視的溫嘉楷記者做得最認真,最不認真的就是今日新聞的鄭志宏記者,沒有當面採訪,把我給的照片署自己的名字,提出錯誤沒有改。我不知道是公司過度壓迫員工導致員工沒有時間處理受訪者的反饋,還是員工本身不敬業,總之,今日新聞這家媒體的好感度低於公共電視的好感度。

如果基於「新聞自由」「採編自由」的原則不願意給受訪者看稿件,換一個方式,發表後立即給受訪者,受訪者還有機會協助查錯。但所有的記者都沒有主動發給我報道鏈接。我到現在都沒有找到民視新聞的報道視頻,不過好多瑞穗在地鄉親都說看到這則新聞了。

通過這次受訪,我感覺記者還是要有老師傅帶,要有事實核查流程,我這個業餘的公民記者都會比正式記者嚴謹。不嚴謹就會有假新聞,BBC和CNN的假新聞我都抓到過,紐約時報的假新聞倒是沒有遇到過。

2018年6月3日星期日

中國公民記者第一人周曙光(佐拉)入籍台灣申請護照新聞稿暨採訪通知

計劃明天去申請中華民國護照,我按台灣的媒體的玩法一本正經搞了個採訪通知:

中國公民記者第一人周曙光(佐拉)入籍台灣申請護照新聞稿暨採訪通知

周曙光,網名佐拉,網絡工程師,原籍中國湖南省寧鄉縣。中國大陸知名獨立部落客,個人網站 https://www.zuola.com 
11年前(2007年),佐拉單槍匹馬由湖南趕抵重慶最牛釘子戶現場,為他的部落格讀者作第一手報導,旋即吸引很多網友及媒體的注目,自此一戰成名,冒著政治迫害的風險,憑一已之力,不斷改進報道方法,屢次在多個敏感新聞事件中成功挑戰政府的新聞審查。外國傳媒及學者稱周曙光為「中國民間記者第一人」。被德國公共廣播機構德國之聲譽為「中國公民記者第一人」, 也引發一波波的公民意識的覺醒,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致力報道不許碰觸的新聞事件。他的名字更一度成為政府要在搜索引擎封鎖的「關鍵詞」之一。本人亦成為「翻牆」的代表人物廣為人知:


 7年前(2011年),周曙光与台湾女生结婚,移居台湾,现居北回归线上的花莲县瑞穗乡瑞穗村,实现人肉翻墙
2018430日,周曙光依法向中华民国移民署花莲服务处提交了定居申请; 
2018531日,周曙光收到定居许可,并于当日办理了户籍,入籍花莲县瑞穗乡瑞穗村:

周曙光计划于2018年是64日,星期一,前往花莲县行政院东部联合服务中心的外交部东部办公室申请办理中华民国护照,诚挚邀请媒体记者朋友莅临指导、采访。

时间:201864日上午11点整
地点:花蓮縣花蓮市中山路3717
新闻联络人:周曙光 0920955544

背景资料:
德国之声:《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周曙光》
周曙光获得美国国务院举办民主是什么短文征文大赛冠军:https://2009-2017.state.gov/documents/organization/136558.pdf

HIGH TECH, LOW LIFE follows the journey of two of China’s first citizen reporters as they travel the country – chronicling underreported news and social issues stories. Armed with laptops, cell phones, and digital cameras they develop skills as independent one-man news stations while learning to navigate China’s evolving censorship regulations and avoiding the risk of political persecution.

高科技 低生活》这部时事调查纪录片,历时四年,跟随拍摄中国最早的两位勇敢的公民记者:佐拉与老虎庙——两个被不同机构誉为中国第一公民记者的网络日志作者。记录他们冒着政治迫害的风险,挑战中国言论尺度,以个人身份报道中国的未经审查的新闻,揭露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不为人知的环境污染、土地掠夺、腐化和贫困加剧.
公共電視主題之夜《佐拉與老虎廟 》英文名《High Tech Low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