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星期五

美国为何要制裁朝鲜以及朝鲜为何向韩国和川普抛出橄榄枝

美国为何要制裁朝鲜

朝鲜于2006年开始进行核试验,同时招致更多制裁和孤立。

迄今为止,朝鲜(北朝鲜、北韩)共进行过六次被证实的核试验:

  1. 2006年朝鲜核试验,本次核试验约数百吨TNT当量,可能是一次不很成功的试验;
  2. 2009年朝鲜核试验,本次核试验约数千吨TNT当量,是一次成功的钚弹试爆;
  3. 2013年朝鲜核试验,朝鲜宣布成功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并称此次试验的是小型轻量的原子弹;
  4. 2016年1月北朝鲜核试验,本次核试验据称为第一次氢弹试验;
  5. 2016年9月朝鲜核试验,超过20000吨TNT当量,为历来威力最大一次,亦被视为朝鲜核武正式服役的标志;
  6. 2017年9月朝鲜核试验,朝鲜于2017年9月3日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并确实展示了氢弹的特征

2017年9月12日,在朝鲜进行第六次最大规模的一次核试之后,联合国一致通过新决议,对该国实施新一轮制裁。中国和俄罗斯都开始赞同联合国的制裁。
美国于2018年2月认定朝鲜政府在2017年2月刺杀金正男使用了化学武器VX,3月5号开始对朝鲜实施严厉的制裁。

美国国务院2018年3月6日发表了声明
发言人希瑟·诺尔特的声明:根据化学和生物武器控制及战争消除法对北朝鲜实施制裁
2018年2月22日,美国根据1991年化学和生物武器控制及战争消除法(CBW法)确定北朝鲜政府使用战争化学毒剂VX在吉隆坡机场刺杀金正男。
这些制裁是对美国现有的针对北朝鲜非法活动全面制裁的补充。2018年3月5日在联邦纪事上公布这一决定后,这些制裁即生效。
美国强烈谴责使用化学武器实施暗杀的行为。这种公然蔑视反对使用化学武器普遍规范的行为进一步证明了北朝鲜不计后果的本质,并强调我们无法承担听任北朝鲜拥有任何形式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项目的后果。


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

持续更新中:江苏维权人士金彬用充气皮艇偷渡到金门县大胆岛的故事

今天早晨,一個陌生的twitter用戶發來私信救助,說是有叫「金彬」的親戚不知道怎麼去了台灣的大膽島要申請政治避難,讓家人打台灣的電話報台灣的警。我嫌打字麻煩,我要了電話詢問了一些細節,希望排除誤入傳銷情況。我讓他給我金彬的女兒的微信,好讓我獲得第一手的材料。

過了半個小時,終於和她的女兒劉小姐聯絡上了。我先是詢問了金彬的政治傾向,確認金彬確是一個中國異議人士,有可能試圖偷渡台灣。劉小姐說今天早上8點左右父親金彬發來一張自拍,說在台灣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標語前,要她打台灣的電話報警,但是她打不通任何台灣的電話。

劉小姐不姓金是因為跟母親姓,是金彬的獨生女,接到父親的求援電話後就請了一天假來處理父親的事,金彬發來一張自拍照片,估計是安卓手機拍的,後面的字是反的:




2018年4月13日星期五

记一次在台湾的维权经历

世界人權宣言》是聯合國大會於1948年12月10日在法國巴黎夏樂宮通過的一份旨在維護人類基本權利的文獻 ,共有30條。宣言起草的直接原因是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反省,是第一份在全球範圍內表述所有人類都應該享有的權利的文件。

《世界人權宣言》與《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其他兩個可選協約一起被合稱為「國際人權法案」,二公約都是在1966年通過。

台灣是一個把人權公約寫入了憲法的國家。
  1. 1967年10月5日,由駐聯合國常任代表劉鍇代表中華民國政府簽署該公約,
  2. 1971年10月25日, 台灣於退出聯合國 。 
  3. 2002年,台灣總統陳水扁推動「人權立國」之目標,立法院開始討論該兩公約的國內法化
  4. 2007,台灣法務部開始將「兩公約施行法」草案陳報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
  5. 2009年3月31日,台灣立法院終於通過「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兩項聯合國人權公約。
  6. 2009年12月10日,台灣總統馬英九聲明,並宣佈台灣落實"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國內法。在中華民國轄內,司法判決可以立即引用國際人權法案。
原籍大陸的人在台灣有很多不便,讓人感覺是次等人,或是故意被體制忽略的人,這跟人權理念中的「平等」是相違背的。比如入籍十年內不能登記為候選人,十年後也不能登記為總統候選人,用居留證字號買火車票會說身份證字號錯誤,但其他情況下是等同於身份證字號的證件號碼。

前天是2018年4月10日,我去台灣花蓮縣瑞穗鄉中山路上的中華電信幫我妻子辦理手機合約轉換,我按照規則提供了我太太的國民身份證、健康保險卡和教師服務卡,我作為代辦人,也提供了護照和居留證還有健康保險卡這些有效證件,負責接待的中華電信營業員表示沒有台灣身份證不能成為代辦人辦理業務,向經理廖春華請示後告知「外籍人士不能成為代辦人」 。
我對此很生氣,覺得被制度性歧視了。我於是要求對方提供明文條文證明「外籍人士不能成為代辦人」,也告知對方,如果是制度這麼寫,那就是我和貴公司之間的事情;如果是你歧視我和刁難我,那就是私人恩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