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星期日

关于台湾的一些可能是伪造文件也可能是绝密文件的文件

我昨天在Facebook上分享了几张照片,揭示台湾昔日的黑道人物目前都成了中共在台湾的急先锋:

今天有媒体来问照片怎么来的,问我的看法。我就把这本会会刊拿来拍照,并且重点把张安乐的演讲内容拍下来。会刊是一位参加了这个《台湾各界促进和平统一大会》的洪门元老寄给我的,这位元老是中国为公党的党主席杨本华,他身为洪门前辈参加这个大会,本来要演讲,但“大陆有意见“,于是他的文章被撤了。

以下所有图片都可以下载到大图。



张安乐是谁,请查看我几年前写的《中华统一促进党背景核查》:
外号白狼,台湾人,前竹联帮元老,美国服刑,深圳经商,被台湾以“违反组织犯罪防制条例”通辑,17年后才返回台湾。

中华统一促进党 ,官方网站是 http://www.china999.org ,党主席张馥堂,总裁张安乐。从中华民国内政部的政党名册上查到注册时间和地址,2005年9月9日创办,备案日期是2005年9月23日



以下是張安樂的文章的部分:




附:
以下内容複製自:https://www.facebook.com/notes/589814884414578/ 《 【和平統一 一國兩制】 張安樂 著》
台灣未來何去何從 
   台灣未來何去何從?是每個真心愛台灣的人所最關心的問題。經過六十多年來朝野的共同努力,台灣基本上已步入民主自由的社會,人民也過著相對安定富足的生活,相信大家都希望可以永遠保有這種體制,享有這種生活。然而在目前複雜的兩岸關係下,我們台灣要怎麼樣才可以永久保有我們現有的一切呢?這本是我們大家應該嚴肅思考的問題,可惜,目前在台獨及獨台等民粹氛圍籠罩下的台灣,無論是政治人或是媒體人等意見領袖們,都沒有從戰略的高度為台灣規劃出一個長治久安的道路,無論是綠營的台獨路線,還是藍營的鴕鳥路線,都只會把台灣帶向不可知、甚或毀滅的未來。

台獨路線——帶來戰爭 走向毀滅我相信每個人都知道,台灣只要宣佈獨立,就會挑起兩岸的戰爭。也許台獨政客會說打就打吧!怕什麼?反正有世界的老大美國人撐腰,不過就算美國介入,台灣是戰場,受害的可是你、我、他等一般無辜百姓,何況美國還不一定敢介入。我們來看以下幾種可能:
1、如果美國人不介入,戰爭結果可想而知。
2、如果美國人介入,也有兩種可能:
A、美國會半途落跑。這種例子很多,當年國共內戰,美國不就半途落跑了!越戰也是一看苗頭不對,馬上掉頭就跑,把南越人民棄之如敝履,任由北越軍隊處置他們的生死。
B、也許美國會贏。但是別忘了,台灣是"戰場"。現在戰爭不是六十年前的戰爭,就算美國贏了,台灣早已被夷為平地,只剩那些挑起戰爭而後躲到美國的台獨政客們,可以回來廢墟上“英勇的建國”,可是千千萬萬的你、我、他等一般老百姓都屍骨無存了,還談什麼“獨立建國”。更何況中國人絕對不會讓國家永遠分裂的,只要哪天軍力可以和美國相互毀滅時,美國就會乖乖的把台灣交還給中國,因為中國會為台灣和美國拼命,而美國絕對不會為台灣拼命。
  不統不獨——駝鳥心態 不負責任至於“不統不獨”的路線,則完全是一種逃避現實、不負責任的鴕鳥心態。兩岸的未來是兩岸雙方面的事,不是由我們單方面說了算,醜媳婦終究得見公婆。 到時候“統”“獨”還是要翻牌:“獨”,我們已經知道就是戰爭、就是毀滅,會把台灣帶向萬劫不復的一條死路;“統”,要如何統,我們準備好了沒有,如果到時候台灣什麼籌碼都沒有,那用什麼跟人家統,只剩下無條件投降的一條路了。
  一國兩制既然兩條路都走不通,那我們不是只有坐以待斃了?不!當然不是!我們還有一條路,那就是在“一國兩制”框架底下與大陸的和平統一,一條可以給我們帶來永久和平、永久安定、永久繁榮的康莊大道。
一國兩制是一代偉人鄧小平的創見,也是人類歷史上偉大的創舉:讓兩種不同的政治體制,在同屬一個國家的架構下,不但相互尊重彼此的差異,還能和睦相處、共創繁榮。    當年鄧小平知道兩岸經過30年的分離後,雙方無論在經濟上、政治上都已有了相當的落差,為了維護台灣人民的權益,殫精竭慮地設計出一國兩制的方案,以確保統一後的台灣仍然能夠維持自己的政經體制、自己的生活方式。
 對內——維持現有體制    根據一國兩制裡“兩制”的精神,統一後台灣對內的主權由我們兩千三百萬人獨享,大陸會予以絕對的尊重。那時候,台灣的行政、立法、司法等一切內部事物仍然由我們自己作主,大陸絕對不會干涉。換言之,我們目前民主、自由、人權及法治的社會不會有任何改變。我們仍然擁有我們的司法終審權,以確保我們現行體制的繼續運行,確保我們現有的民主選舉制度,現有的言論、信仰、集會、結社等自由的權利,都不會受到任何干擾,而能永遠為我們所享有。
有了司法終審權的保障,台灣人民在台灣只要沒有觸犯台灣的法律,就算犯了大陸當局的禁忌,也沒有任何麻煩。拿目前的法輪功來講吧,大家都知道大陸境內是絕對禁止法輪功的活動,可是在一國兩制的香港,法輪功就可以天天鬧活動,他們的活動受到了香港法律的保護。同樣的,統一後法輪功也依然可以在台灣活動,大陸不會干涉,但如果到大陸去鬧法輪功就另當別論了。
當然,大陸也不會派軍隊到台灣,我們可以保有自己的軍隊,維護我們的安全,內部的秩序也是由我們自己負責。大陸的國防武力只是用來保護我們不受外來的侵略、保護我們漁民在海上能安全的作業,但絕不干涉我們內部的家務事,就如同我們家大門上的門神一樣,只負責不讓外面的妖魔鬼怪侵擾我們,但絕不管我們家裡的事。無論家裡是阿公當家還是阿嬤當家,無論家裡要煮鹹,還是要煮甜,祂們都不管,只要這一家大小平安就好。
試想有了大陸國防力量這尊門神的保護,每年可以省下多少軍事預算,轉而發展經濟,照顧弱勢,台灣不成東海一樂園也難。當然,我們的漁民兄弟們也會因為有強大的國防力量作後盾,再也不會受到那些強盜國家的侵擾、欺負了!
不過,享有對內的主權的我們並沒有分裂國土的權利,因為那是屬於十三億兩千三百萬人共有的國家主權,不是我們獨享的。
   對外——擴展國際空間根據一國兩制裡“一國”的精神,全中國對外的主權,由兩岸十三億兩千三百萬人共用,一切的外事活動我們台灣都可以共同參與,藉由大陸的平台拓展了我們的國際空間。
我們不是天天想重返聯合國嗎?大陸現在是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統一以後,我們就可以搭上大陸的順風車,派出代表參加聯合國的中國代表團,以聯合國五強之一的身份參與國際事務,不再是流浪在外的國際孤兒了。甚至我們還可以要求保留一席代表團副團長的席位,由台灣派出的代表擔任,因為大陸說過,“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什麼都可以談”。
事實上,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不就是由香港衛生署馮署長擔任嗎,如果不是因為回歸的關係,香港的衛生署長永遠不可能當到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試想英國人會讓香港人去擔任那麼重要的國際職務嗎?
此外,統一以後,全世界各國都是我們的朋友,那時除了我們現有的邦交國外,中國大陸的邦交國也自然成為我們的邦交國,我們不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在全世界享受邦交國的國民待遇了!當然我們更可以要求中國駐外使領館裡,保留一定的名額由台灣出身的外交官擔任,以確保台灣人民在國際平台上的權益與尊嚴,那時我們就再也不必花錢去賄賂外國政客來買邦交了。
既然一國兩制是我們對內維持現狀,對外拓展國際空間的最佳途徑,我們應該趁大陸對我們釋出最大善意的時機,趁我們台灣還有籌碼的時候,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和大陸坐下來談,共同修訂一部規範兩岸關係的憲法,以確保台灣能享有永久的和平,永久的安定,永久的繁榮,讓我們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都能過著安定、富足、尊嚴的生活。

總統——地位不降反升也許有人會擔心統一後我們的地位從此被矮化了,因為總統從此不再是國家元首了,但其實:
1.我們雖然自己認為我們的總統是國家的元首,可事實上的地位還比不上美國在台協會的一個處長,只要處長一發話,不管是藍營的“連,宋,王,馬”,還是綠營的“呂,蔡,蘇,謝”等天王天后等都只有排排坐,聽訓詞的份。2004年3月27日,國、親兩黨聲勢浩大的五十萬人抗爭行動,就在包道格的一道聖旨下虎頭蛇尾的鳥獸散了。美國的一個處長不就是我們的太上皇嗎?更何況這個太上皇還經常向我們發號施令,現在不又強迫我們吃他們的瘦肉精嗎?
2.說是國家元首,可是要出訪,就必須花我們人民的血汗錢去買門票。要去美國,首先得花錢賄賂那些中美洲國家的政客們,以換取訪問該國的入場券,然後再憑券乞求美國讓我們以過境的名義入境個兩三天。當然,讓不讓你入境,從哪裡入境更是要看美國人的臉色,高興時,就讓你從紐約入境;不高興,就讓你從阿拉斯加、夏威夷入境。而就算讓你入境,行動也處處限制,96年李登輝在夏威夷就被限制在飛機上等加油,不准踏上夏威夷的土地。有一年陳水扁很幸運得到美國的恩准在紐約過境,但當一些他的支持者在馬路邊上歡迎他時,美國特勤人員就不准他上前打招呼。試想,這叫元首,還是高級囚犯?
3.這種兒皇帝的困境在統一後就會完全改觀,那時台灣的最高領導就是中國的國家副元首,美國人再也不敢做太上皇對我們頤指氣使了,再出訪美國時總統要宴請,副總統要接待(習近平去年以大陸國家副主席的身份出訪美國時,美國副總統甚至全程陪同),至於國務院的處長大概只能安排食、宿、行等事務性的工作,能不能上宴會桌都是個問號,更不要說做太上皇了!
4.那時我們的領導也許不再稱為總統,但不管他叫總統也好,特首也好,甚至區長也好,都毫不影響我們百姓的日常生活,毫不影響我們的民主權益,更何況總統這個稱謂在清朝時只是個帶兵長官的職稱,相當於我們現在的陸軍總司令而已,我們有必要被他一個人的稱謂糾纏住,而妨礙我們追求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幸福嗎?

國號——回歸中國就好相信我們許多人對中華民國四個字有濃厚的感情,擔心統一後中華民國會被消滅了。但其實無論是中華民國,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如同歷代的漢、唐、明、清一樣,只是代表中國歷史上某個階段的朝代名稱而已,主體是中國。中國就如同一個地基穩固,結構堅實的大樓主體,五千年來內外的裝潢多次改變,有秦、漢、唐、宋、元、明、清、民國、及共和國等等各種不同風格的裝潢,但無論怎麼裝潢都改變不了中國這個主體。目前這棟主體大樓裡共存了兩種不同風格的裝潢,民國式及共和國式,但主體還是中國,整體的名稱還是中國,所以我們建議國號就回歸中國,兩種體制和睦共處在大中國的屋簷下,互相尊重、互相扶持,誰也沒吃虧,誰也沒被消滅掉。
目前在國際正式的用語裡,無論是中華民國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名稱都指的是中國,中華民國的Republic Of China意思是“共和”的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意思是“人民共和”的中國,這裡主體是中國,“共和”也好,“人民共和”也好,不過是個修飾中國這個主詞的修飾語而已。回歸中國,就是回到本來面目,不但是最適合我們的國號,也是雙方都能接受的國號,大陸不也正式聲明過“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什麼都可以談”,“只要大家坐上談判桌,統一後的國號、國旗、國歌及國徽等都可以共同商議,重新制定”。國號為中國不但符合一個中國的原則,更鞏固了一個中國的地位。
至於台灣那些把中國兩個字汙名化的政客們,應該知道沒有中國,就沒有今天的台灣:
  1. 今天我們台灣島上絕大多數人民的先祖們都來自大陸,我們的祖輩們之所以可以移居台灣,是因為那時台灣已經屬於中國的版圖,所以他們只要渡過了台灣海峽,就可以在台灣開墾創業,落地生根了。不相信的話,大家只要回去翻翻族譜就知道,我們絕大多數的祖輩都是康熙年間台灣收歸中國版圖以後才遷過來的。如果當時台灣還在荷蘭人手中的話,今天島上的居民應該就是印度尼西亞人;如果淪落到日本人手中的話,那麽今天島上的居民應該都是來自九州、四國的移民,總之,是輪不到我們在這裡當家作主了。
  1. 2.   今天台灣島上絕大多數的姓氏都來自中國,不管是連、宋、王、馬,還是呂、蔡、蘇、謝等姓氏都是有中國這個母親千年的哺育,才能茁壯成長,枝葉繁茂,遍地開花。就連那些所謂的台獨大佬的姓氏也無一不是來自中國:陳水扁的陳,來自大舜,呂秀蓮的呂,來自姜太公,蔡英文的蔡,來自周文王。事實上我們的祖輩也許不是中華民國人,但曾祖以上絕對都是中國人,都是由中國母親的奶水哺育長大的,我們可以不喜歡國民黨,可以不喜歡共產黨,但絕對不能敵視中國,那是我們的母親,沒有她,就沒有我們。
 國旗——兩岸對等協商統一後,中國的國旗可以是現在的五星紅旗,當然也可以雙方坐下來重新制定。那時候,每個中華民族的一份子都可以參與,當然我們也可以提出我們的想法,像我個人就會建議以含有藍、紅、綠三種顏色的藍天綠地赤子心作為我們新的國旗,因為我們希望中華天空經常天藍,中華大地綠意昂然,生活在中華天地間的人們則人人都有顆赤子之心。
我們雖然制定了新的國旗,但大家喜愛的青天白日滿地紅也不會消失,反而:
  1. 永遠在台灣飄揚。統一後,我們可以保留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作為代表台灣的旗幟,因為這面旗對我們台灣有特殊的意義:一是當年國共兩黨在這面旗幟底下共同攜手打敗了日本,使得台灣重新回到中國這個大家庭的懷抱;二是在這面旗幟底下,朝野雙方共同攜手,使得台灣從滿目瘡痍的戰後困境走了出來,經濟上成為進入中產階級的社會,政治上則邁向民主法治的社會。但也只有統一後,我們才可以確保這面旗在台灣永遠飄揚,屹立不倒否則萬一哪天台獨當道,青天白日滿地紅就會被掃進垃圾堆了。
  1. 重新返回大陸。大陸過去所以反對這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是因為它要與五星旗爭中國的正統地位,現在反對它則是因為它已淪落為台獨或獨台的擋箭牌。但統一後,兩岸關係已塵埃落地,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這面旗就可以堂而皇之返回大陸,只要有台商的地方,就可以像港商在五星紅旗旁升起香港的紫荊旗一樣,在自己的園區升起代表我們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 
  1. 挺進國際舞台。目前青天白日滿地紅在國際寸步難行,不但進不了奧運的大門,甚至只要是正式的國際賽事,有時就算在台灣本地舉行,也進不了大門。但同樣的,只要兩岸統一後,青天白日滿地紅就可以在奧運會場、APEC的會場等國際舞台隨風飄揚了。
 國歌——大家共同制定大陸現在採用的國歌“義勇兵進行曲”是民國二十四年日本侵略中國時,劇作家田漢為了激勵人心,喚起民眾而創作的抗日愛國歌曲,第一句就是“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結尾則是“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這首歌有它的時代意義,可以鼓舞大家起來保家衛國、奮勇殺敵,但畢竟是特殊局勢下的作品,有它的針對性,有它的局限性,作為正式的國歌稍嫌不足,因為正式的國歌要全方位的展現出我們文化的傳承、我們立國的精神。
至於當年中華民國所採用的國歌,其實是民國十三年六月十六日黃埔軍校開學時,孫中山先生為勉勵軍校學生團結在三民主義的旗幟下,完成北伐、重建民國,而作的訓詞,後來成為國民黨的黨歌,到了民國二十六年抗戰前夕時,因為找不到適合的國歌,當時國民黨主政的國民政府就於該年的六月三日把它訂為國歌。事實上,三民主義所揭櫫的民族、民權、民生三項主張,與近年大陸胡錦濤前主席提出的“情為民所繫、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及美國林肯總統說的“民治、民有、民享” 異曲同工,都是我們中國邁向民主、富強、康樂時必需達成的目標,但那畢竟是國民黨黨魁對黨員上對下的訓詞,也不適合作為整個國家的國歌。
其實辛亥元勳黃克強先生當年也曾創作了一首國歌,不過未曾發表,世人多不知道這首歌的存在,但試讀一下它的歌詞,會發覺它氣勢磅礴,既指出了我們中華兒女們生活的空間,又突顯出我們中華文化的傳承,值得我們參考。它開頭就是“巍巍中華,風雲浩蕩。地大物博,長發其祥。”,接著是“萬世統緒,永垂無疆。西望喜馬、崑崙,蜿蜒壯麗,東臨太平洋,遼闊蒼茫……九萬里河山錦繡,五千年文化輝煌……聖德道統,堯、舜、禹、湯,為人類文明啟鑰,為世界和平導航……以民主、共和建國,奮發光芒……”,結尾是“中華!中華!國泰民安康,與天地同在,與日月同光。”
總之,未來的國歌的歌詞應該是既能緬懷過去,以增強國人的自信心、榮譽感;又能策勵未來,以增強國人的責任心、使命感。不過,那只是個人的淺見,國歌不但是屬於我們全體國民的,也屬於我們未來的子孫們,我們兩岸的中華兒女們應該集思廣益,共同攜手,為統一後邁向民主、富強、康樂的新中國制定一首可以流傳千秋萬世的新國歌。

年號--可用孔子紀元目前我們中國有兩種紀年系統,一個是台灣使用的民國系統,一個是大陸採用的西元系統。民國系統在國號回歸中國後,再可能就不適合繼續使用了,至於西元其實是耶穌紀元,今年西元2012年在國際用語為2012A.D.,意思為主後2012年,這是西元六世紀時,一位基督教的僧侶根據他自己推算出的耶穌出生年而定的,因為基督教徒認為耶穌是救世主,就把祂出生那年作為主後元年,而後這個耶穌紀年法就被歐洲各基督教國家採用了,再隨著歐洲人的殖民勢力而傳遍了全世界。
不過這個世界上除了耶穌紀年外還有其他的紀年法,主要的有佛教文化圈的佛曆,伊斯蘭文化圈的回曆。佛曆是以釋迦摩尼圓寂那年(西元前534年)作為佛曆元年;回曆則是以穆罕默德從麥加前往麥迪那那年(西元622年)作為回曆元年,這樣他們各自的核心價值觀就可以繼續傳承下去。同樣的,作為世界主要文化圈之一的我們中國儒家文化圈也應該有自己的紀年系統。
在世界四大文化圈裡,只有我們的儒家文化圈是以人為本的人文文化,孔子不用靠上帝,不用靠輪迴來教人行善,只提出“成仁、取義”等觀念來教我們自覺去行善,只要是對的事情,只要是合乎仁義的行為,不需要期待天堂淨土,也不需要期待天人福報,勇往直前,義無反顧。這是我們中國人值得驕傲的儒家核心價值,絕對值得為此樹立自己儒家文化圈的紀年方式,永久地傳承下去。我們都知道孔子是儒家思想集其大成、承先啟後的第一人,也是東亞儒家文化裡最受尊敬的至聖先師,而且他的出生年月日清清楚楚,西元前551年9月28日。因此我們可以以他的出生年作為我們的孔子紀元,與西元並用,既不影響我們與國際的接軌,又能幫助傳承我們的核心價值,以後隨著我們國力的強大,孔子紀元不但可以輻射到東亞儒家文化圈,還可以千秋萬世,永遠傳承。

主權--人民實質主權也許有人會說:你說了那麼多,那我們台灣主權都沒有了,我說正好相反,他們說台灣的主權,我要說台灣人民的主權,因為人民是有血有肉的實體,人民的主權才是實質的主權,那些口號的主權,虛幻的主權常常是那些政客的藉口,他們嘴巴高喊要台灣的主權,其實要的是台灣的台幣,君不見那些慷慨激昂的台獨政客們哪個不是貪污官司纏身,弊案連連!
什麼是人民的主權呢?那就是人人能過安定、富足、尊嚴生活的權利。而兩岸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和平統一後,恰恰給我們台灣人民帶來了安定、富足與尊嚴:
  1. 安定:統一後兩岸就正式結束了內戰狀態,解決了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也解除了任何可能危害台灣安定的因素,可以讓兩岸在一國兩制相尊重的原則下,以一部可以同時規範兩岸的憲法,保證我們台灣人民可以過永久和平安定的生活。
  1. 富足:統一後,大陸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市場會像照顧香港、澳門一樣,釋給我們很多優惠的政策,讓我們可以把其他如日本、韓國等競爭對手遠遠的拋到後面。想想看,一個十三億人口的市場照顧我們兩千三百萬人,能不富嗎?
  1. 尊嚴:統一後,兩岸從此就可以共同攜手,心無旁騖地大力發展經濟,中國的和平崛起就指日可待了。那時我們不但在島內自己當家作主,而且是以大國國民的身份遨遊世界,不是更有尊嚴嗎? 
此外,我們還可以要求在大陸中央政府的國務院裡,設一個副總理級的國務委員由台灣人來擔任,任何跟台灣有關的重大事務,這位國務委員都可以參與,以確保我們台灣人民的權益。這樣,我們的人民主權不就更加得到保障了嗎?當然,這都要趁現在還有籌碼的時候去爭取,不要到兵臨城下的時候就什麼都沒得談了。

掮客無從漁翁得利既然“一國兩制”對我們台灣人民只有百利而無一害,不但使得我們的權益得到充分的保障,也讓我們的尊嚴得到充分的尊重,可是為什麼在台灣卻沒有市場?這是因為政商掮客們怕兩岸統一後,再也無法利用兩岸矛盾獲取個人的利益,所以這些政商掮客極力污蔑“一國兩制”,使得美玉蒙塵,變成一堆爛泥,讓大家避之唯恐不及,好讓他們繼續漁翁得利。畢竟,他們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至於百姓的利益,子孫的前途,則不是他們想要考慮的了。
這種人性的弱點,兩千年前的韓非子就點出來過。他說一個國家的國君和臣子的想法是不一樣的,國君認為國家是他的,所以想的是國家整體的利益,而臣子們則認為國家好壞與自己關係不大,只有自己的利益才重要。事實上我們從國民黨當年在大陸的失敗裡,也看到同樣的例子:蔣經國先生認為天下是蔣家的,力求社會的安定,當年為了穩定物價,打擊囤積居奇的奸商,特別到上海打老虎,可是對他們家的兩個親戚孔家、宋家來講,天下是你蔣家的,可不是我們的,不趁你當權時大撈一筆,更待何時,你打你的老虎,我撈我的錢,最後蔣家天下垮了,孔宋荷包滿了,兩腿一顛,跑到美國當寓公去了。
當然,台灣今天已經進入了民主的體制,不再有君王,利益屬於全體人民,台灣的福祉是全體人民所關心的,可是許多主導輿論走向的政商掮客們,還是如韓非子所點出的:個人利益淩駕全民利益。他們明明知道“一國兩制”會給台灣帶來安定與繁榮,但怕自己從此失去既得的利益、失去既得的政治舞台、失去遊走兩岸的空間,因而極力詆毀“一國兩制”來欺瞞台灣人民,但相信只要大家確實認識到“一國兩制”的真諦後,大多數的台灣人民會欣然接受的。

為萬世開太平馬英九說,大陸先民主,我們再談統一,而我要說的正好相反,統一可以促進大陸的民主。改革開放短短的三十年,沿海已經變成了一個中產階級的社會了,只要大陸的經濟再沿著這個軌跡發展下去,再一個三十年,全大陸會變成一個中產階級社會,那時自然會發展出一個適合中產階級社會的政治制度,根據我們人類發展的歷史經驗來看,目前最適合中產階級社會的政治制度就是民主政治、議會政治。事實上,當中國大陸變成中產階級社會,變成民主政治制度的時候,就是我們中華民族萬世太平來臨的時候。
但要發展經濟需要一個和平穩定的政治環境。當年國民黨在大陸時也想建設,但那時國民黨只是名義上統一了中國,其實連自己黨內都沒有統一,在當政的二十二年裡沒有一天和平過,不是黨內軍閥們的挑戰,就是日本的侵略,再不然就是國共之間的內戰,年年的戰亂,要如何建設?等退到台灣後它鐵板一塊,黨、政、軍一把抓,你說他獨裁也好,威權也好,但卻給台灣內部帶來了和平與安定,才能全力發展經濟,創造台灣經濟奇跡,進入中產階級俱樂部,進而促進了政治的改革,邁向了民主的社會。
同樣的,大陸現在正全力發展經濟的時候,也是需要和平穩定的政治環境。目前可能會影響到大陸穩定的內部問題有疆獨、藏獨、法輪功、貪污腐敗、東西的差距、貧富的懸殊等等,但這些問題都還是在如來佛的掌心裡,無論是過去的胡錦濤、溫家寶,現在的習近平、李克強等掌舵人都有決心、也都有能力逐步地解決這些問題,剩下唯一的變數就是台獨的問題。台獨不可怕,麻煩的是可能引起中美的戰爭,不但會導致台灣被夷為平地,也會嚴重的破壞大陸和平穩定的政治環境,那時兩岸要再從頭,可能又要百年身了。
台獨這枚不定時炸彈,引爆時將嚴重的危害台灣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危害到大陸的經濟發展,危害到大陸的民主之路,是中華民族復興路上最大的阻礙,非拔除不可,而只有兩岸統一才能徹底的拔掉它的引信,徹底的消除它的危害,為兩岸的繼續發展營造一個永久和平、永久安定的政治環境,讓我們兩岸同胞都能成為中產階級,都能熱情擁抱民主體制,那就是我們中華民族萬世太平的來臨!所以我要說:馬英九,你錯了,統一是民主的催化劑,只有統一才能為大家帶來永久的和平安定,為我們後代子孫帶來永久的幸福。

走向世界大同世界大同是儒家的最高政治理想,也是全人類幸福最大的保障,但這在以前幾乎是遙不可及的海市蜃樓,直到現在因交通的便捷,資訊的發達,整個世界走向地球村時,才變得漸有可能實現。不過要走向地球村,大家必須有個共同的語言,否則大家雞同鴨講,要如何交流。
目前世界上通用的共同語言是英語,但英語畢竟是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語言,有他們一千多年來的語言包袱,字彙多如繁星、文法不規不範,對我們這些非英語系的人來說是很大的負擔,花了許多精力,最後碰到英語時還是又聾又啞,既聽不懂,又開不了口。君不見每天有多少人上英語補習班,但學成的又有幾個?就拿我自己來說吧,我一生中的學習時間三分之二花在英文上,還在美國待了十五年,但最後還是半聾半啞,深感其害。
更何況英語最後的解釋權,是操在英國人、美國人等英語系國家人的手上,和他們訂契約、合同及其他法律文件,吃虧的總是我們,因此我們必須重新制定一部方便各國人民學習的世界語。這個工作文化沙文主義的美國不會做,偉大的工程只有落到崛起後的中國人的肩膀上了,前面提到,兩岸統一後,中國就可以心無旁騖的大力發展,很快就會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成為全世界各國商人們爭相角逐的競技場,那時我們不要像美國人一樣,讓求大家學我們的語言,那又會造成別人的負擔,那時我們應該邀請全世界的語言學家,以現行的拉丁字母,共同制定一種文法簡單,發音規則,認字容易的世界語,相信每個人花三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學會基本的溝通,初中畢業生就能遨遊世界,暢行無阻了。省下來的時間、物力和精力就可以拿來充實我們的生活、豐富我們的人生。
共同的語言是人與人之間的橋樑,分岐的語言是人與人之間的藩籬。民國初年軍閥之所以可以割據,國語不通,也是一個主要的原因,粵軍講粵語、川軍講川話、晉軍講晉語,語言不通,溝通困難,大家自然打成一團了,現在大陸普通話日漸通行,地域觀念也日漸淡薄,大家也漸漸融合在一起了。至於台灣,也因為國語的通行,消弭了省籍矛盾 ,使得政治上雖然有藍綠之爭,但社會上民間的交往卻很融洽。同樣的,有了簡單易學的世界語後,世界各色人等將會很快地磨合在一起,很快地真正的進入地球村,為世界大同的到來,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結語明末大儒顧炎武的《日知錄》卷十三中“正始”條中說:“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爾矣。”
顧炎武這段話的意思是:歷來皇朝君臣在意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要如何保住他們的皇朝,不會關心天下蒼生的死活,因此身為天下蒼生一份子的匹夫應該站出來,為黎民百姓的生死命運奮鬥,也就是目前我們說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同樣的,今天台灣的大多數政治人物在意的是他們所屬的政黨能否執政,他們能否當選公職,至於台灣的未來,子孫的前途,民族的復興等攸關大家生死命運的問題則不在他們的考慮之中,只得任由台獨及獨台的民粹橫行,逐漸滋長成一枚不定時炸彈,將把台灣推向毀滅的危險邊緣,也將危害到我們民族的復興。因此我們這些匹夫應該挺身而出,揭穿台獨及獨台的把戲,讓大家明白只有“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才是維持台灣政經體制的唯一保證,才是我們台灣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最大保障,才能使我們永遠過著安定、富足、尊嚴的生活,才能除掉阻礙我們民族復興路上的絆腳石,為我們中華民族開萬世的太平,為世界大同奠定堅實的基礎。
各位同志,我們很幸運,這時代的使命落在我們的肩膀上,驕傲地把它扛起來吧!
附一份我从twitter下载的被用蓝色的字标记为伪造的文件,但行文语法和可行性上值得台湾人参考:




再附一份我从twitter下载的被用蓝色的字标记为伪造的文件,文件提到调研在台湾实施政变的可行性:






再附一份我从twitter下载的被用蓝色的字标记为伪造的文件:





来都来了,抢个沙发,给点精神鼓励吧!求你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