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我卖了四张照片给赵紫阳的秘书的儿子的故事

我在上一篇文章《如何拍摄小视频和如何设置小视频的授权方式》讲到了“非独占性的可转移的授权”,我昨天就卖掉了四张照片,采取的就是“非独占性的可转移的授权”,这样,人家使用这些照片就没有后顾之忧,付出的代价也是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一张10美元,共40美元。

故事是这样的:

今年6月4号,我又翻出十年前在火车上拍摄的照片,在Twitter上叫卖:
在twitter上被转发了158次,被191人喜欢,有57000个展示,当然也有很多人质疑版权归属。我认为我得到了军嫂的拍摄许可,照片不算盗摄,我有版权。
直到前天,一个名叫鲍朴的人发来邮件问我:
我很想買您推特上貼出的1989天安門廣場的照片。請問:1)共多少張?2)什麽樣的掃描清晰度?3)共計多少?4)如何付款?5)使用權限?
我去搜索一下他的邮箱后缀,结果他有来头,是香港新世纪出版社的创办人,是赵紫阳的秘书鲍彤的儿子,看来他也非常惊讶有参与镇压六四的军人视角的照片流出。

在几个邮件来回,完成收款和交付之后,鲍朴也不介意公开此交易,我就在Twitter上讲了个故事:
就这样,在火车上碰到一个军嫂,聊了六四,用优酷网当年赞助我的三星照相机翻拍了照片,十年后还把照片卖给了出版社,并且这个出版社的创办人的父亲还为赵紫阳工作过。世界就是这么小。

这些照片我在十年前就放在 flickr上了,每张也有5000多的点击。如果你不是出版社和媒体使用这些照片,你可到这里下载:

图片下载地址: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五号的天安门广场一片狼藉,除了战士,也许没有人知道这里几个小时前发生了什么。

1989年,战士们为党为国立功了,六月五号去故宫游玩。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号一个未名战十在天安门广场拿着机枪留影。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号一个不知名战士在天安门广场的行为艺术。

战士的私家照片背面写着“六四天安门广场留影”

为了让对方放心使用,我还作了一个授权书PDF:

也欢迎其他出版社和媒体单位购买这些照片哦,一张10美元。收款方式多样,支付微信、支付宝、Paypal甚至bitcoin。

来都来了,抢个沙发,给点精神鼓励吧!求你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