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星期四

55岁的时候我会怎么想?写写35岁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今天是农历九月初六,我的35岁生日。

早上拿出手机输入2016减1981,结果是35,也就是说,今天是我36岁的第一天。我操,就居然35岁了。我15岁的时候在干嘛,我怎么也35岁了?55岁的时候我会怎么想?我觉得我需要写写35岁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我是农村长大的人,小时的生日都是依照农历日期来过,生日的时候会比较有存在感,父亲会拿一个鸡蛋,用黄草纸包着,弄湿后塞进做过饭的火坑里,过一个小时,就有一个可能烧糊了的煨鸡蛋可以吃。家里其他没过生日的兄弟姐妹只有看我独享的份,这是过生日的人的特殊待遇。现在想来,要是煨的鸡蛋是鸵鸟蛋,我们应该会像城里人切蛋糕一样分着吃吧。

我最近觉得,我过生日,最开心的人反而是的我家人。老婆就一直掂记着今天要去哪里请我吃大餐,父母和兄弟姐妹也陆续远隔千里送上祝福。我对生日是否让自己变得与众不同没有什么热情,煨鸡蛋已经不罕见了,蛋糕也随手可得,最重要的是快乐也不是奢侈品:我的生活中处处皆是微小的快乐源泉,累了倒头可睡,醒了可以看电视玩手机搜索文章写代码,倦了就带上小狗去溪里探索新路径,要是有伴同行可以去附近爬山、冲浪、浮潜。要知道,我10年前就已经“退休”了,不再朝九晚七的上班了,只能在周末睡到自然醒的人们的满心欢喜我是体会不到了,倒是能体会到心如止水的平静,从不焦虑。

早上下大雨,开车送老婆上学后自己一个人撑伞去当地朋友的早餐店吃早餐。薯条、咔啦雞腿堡和柠檬红茶是我的固定早餐内容。吃早餐时在想赚些生日祝福的同时为最近写的书签网站打广告,后来想想,这网站虽然主要功能都能完成了,但未经考验,搞不好有BUG,还是先服务自己一段时间再说。前段时间一起在加紧写代码,想在生日这天推出。在写的过程中,经常在苦苦研究方案后决定“先这么着,等有钱有高手帮忙再换成更好的方案”,于是舍弃追求“完美”,奉行“完成比完美重要”的原则,总算把网站功能拼凑出来了,非常有成就感。我没打算一开始就服务于成千上万的人,先服务自己,把流程和体验优化,然后服务于100个人,等这100个人满意了,我再找钱找服务器尝试服务于1000人..... 就算我瞄准的这个创业方向是逆潮流的,我还是坚信至少这工具对自己有用。要知道,我在做这个网站的一个月里,已经有类似的书签网站宣布关门了,老牌的del.icio.us 也半死不活很多年了。

还有一个产品,也在酝酿中,预计明年4月发布。合伙人要求暂时不公布,所以就不多说了。

睡个午觉醒来,有人说张锐去世了。 我去搜索一下才发现就是我想到的那个张锐: http://blog.donews.com/zrde/ 的作者,他的BLOG停在2008年年底,想不到他离开网易新闻后去创业创办了春雨医生,结果自己倒下了,创办春雨医生也没能让自己避免猝死。我订阅了张锐的BLOG读了很多年,他的BLOG的副标题是“新闻是一种理想”,完整的句式是:“新闻是一种理想。在白天,这是一句壮语;在夜里,那是一声叹息。” 这句话一直让我印象深刻,虽然我不是新闻从业者。

在张锐的BLOG首页底下,又惊现米兰昆德拉的话:

在《笑忘书》中,米兰昆德拉说:“人与强权的斗争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看到这几个字,我马上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电脑,写下以上文字。

我的创业项目,奉行的正是这理念:自由开放的互联网应该是有记忆的,收藏是为了更好的记忆。

35岁在瑞穗的街头

写篇文章不容易,既然来都来了,请留言一下吧

现在已经有 1 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