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6日星期四

水尾日记:早晨的美好时光

开栏语:台湾花莲县瑞穗乡地处花东纵谷中部的北回归线上,旧称“水尾”,秀姑峦溪、红叶溪和富源溪在瑞穗汇集后穿过海岸山脉流入太平洋,以温泉、漂流和柚子著名。放慢生活的节奏,放慢自己的步伐, 跟着湖南人周曙光一起观察台湾东部的乡下生活,体验平淡生活中的美好。

Zola Zhou
周曙光
2014年10月28日

早上四点多醒来,跟所有手机党一样,先躺着拿手机看了Twitter,连欧美的时差党的timeline也差不多静止了,连个吵架的都没有;打开糗事百科——一个类似FML的囧事发布网站——上面也还是前几天的内容;打开微信,看到有人在发Google Domain的邀请,还有人在索取inbox by Gmail的邀请,我也是对这没有兴趣。睡不着了,于是索性起床了,坐到隔壁工作间开始修改网站,想把opeenWRT里的uhttpd增加一个mp4的MIME类型,好让别人能在浏览器里在线播放mp4视频。沉浸到工作中后,时间过得很快,一会儿老婆的起床闹钟响了,老婆也起床了。互道早安后,我先去地了室把狗狗小熊(名字叫小熊)放出来,让它自己去外面放风,然后去楼下厨房把她的面包从冰箱拿出来,我也开始煮面条。早餐时电视新闻里说财政部正在争取把台北101大楼的经营权从顶新集团手里拿过来,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台北101大楼的公股要和民股争经营权,新闻里又说民股把101经营得很好,还扭亏为盈了。顶新是在食用油里加饲料油,但为什么要把顶新从101里赶走呢,法院还没宣判呢。

早餐完,老婆让我送她去学校。我才想起,昨天早上天气很好,老婆于是骑着单车去上班了,但是下午放学时下毛毛雨了,是我开车去学校接她回家的,她的单车还放在教室里呢。出门时一打开停在门口的汽车的车门,和隔壁邻居的狗正在马路上追逐嬉戏的小熊就抛下朋友钻进了车里。它已经建立了条件反射,只要听到汽车开门的声音就一定要钻进车子,否则它会嗷嗷叫,或是跟着车子跑,像离不开父母的小孩子,生怕我们出去玩却不带上它。学校离家其实只有2.8公里远,绕过一片凤梨田,经过一片丝瓜田和金针田,到达瑞穗运动公园,公园旁边就是老婆所服务的学校,一座号称民国前七年就建校的小学,也就是说,这是在日治时期就建立的小学,到现在都110岁了。平常不经常下雨,老婆自己骑摩托车上班,她最近迷上了骑自行车上班,认为天气不那么热,骑车到学校后身体暖和,而且沿途风和日丽,戴着安全帽,把包包塞进捷安特折叠单车后座上的篮子里,迎着朝阳去上班,一定感觉萌萌哒,她的那些亲密的同学们在line群组上看到照片一定很羡慕。前段时间双十一国庆时,老婆的一位来自澎湖的研究所同学来我们家小住了两天,她对瑞穗的乡下生活十分艳羡。


不用送老婆上班的日子,我通常会带着一岁大的小熊一起跑步。昨天曙光初现的时候我就出来跑步了,我拍了几张包含路灯、晨曦和山的轮廓的照片,用手机发步到微信上,告诉大家“这就是曙光”——我的名字也是曙光——我纯粹是来得瑟台湾乡下的空气和风景的,最近大陆同胞深受初冬的浓雾所困扰,城市里的人们已经分不清雾和霾了。我和小熊跑到中强路的终点后拐入一条小路,小路两旁边是树林,右边树林里有个小屋,两条狗对着我们紧张地吠,小熊淡定地跟在我后面慢慢的走过。在以前,小熊一定会去试探性地跟陌生的狗相互嗅嗅,打个招呼,然后欢乐地一起打闹了。也许小熊长大了,开始不屑于跟小它半岁的狗一起玩了。左边的树林里有动物的声响,小熊停下了脚步,我也停下来,然后发现一只动物从树梢跳到另一棵树的树干上,头朝下作势往下爬。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松鼠,但并没有真的往下爬,只是警惕地观察我们的动静。我继续走,小熊跳进树林又很快跳出来像守护精灵一样继续跟住我。

穿过树林,到达一片墓地。墓地在右边,左边是一片丝瓜棚和一大块荒地,有三四只黄牛在齐腰的草丛里用牛眼好奇地看着我们,小能听到丝瓜棚里有鸟,冲过去后惊起几只大鸟,大鸟带着嘶哑的呱呱叫声飞走了。走入墓地后,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右边的路,那是通往公墓公园的路,我走左边是打算折回去回家了。我把左手食指和拇指插入嘴唇呼哨了一下,小熊急步追上来,结果它依照习惯冲进了右边的路,我只好往回走,用呼哨提醒它,小熊终于发现我了,然后朝我冲过来了。我留意了一下,墓地里墓碑会在醒目位置注明姓氏,有姓沈的,有姓邓的,还有姓简的,我在想,这里也许有姓周的,如果没有,等我,若干年后,我也许也会埋在这里呢。


本文原载于《晨报周刊》,获得编辑许可转载到我的BLOG和微信公众号。





来都来了,抢个沙发,给点精神鼓励吧!求你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