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星期六

胜负已出——台湾乡下选举观察之六

投票日的晚上7点多,选举结果就陆续出来了。台湾六个直辖市的地方长官职位,国民党仅保住新北市这1个,其他五个中,台北市长落入无党籍的柯文哲,其他4个直辖市则落入民进党。我们花莲市不是直辖市,是一个县辖市,花连县的县长是傅崐萁获得连任,花莲市的市长是谁胜出我还不知道。

对于我们花莲县瑞穗乡来说,算是落入国民党手中了。国民党提名的陈进光从4位乡长候选人中胜出。瑞穗乡总共10101个选民,共6916人投出有效票,无效票没有体现在这下图这个表格中,所以投票率应该是略大于68.4%这个数字。


魏清河是瑞穗乡农会总干事,获得2128票; 陈铭文是移居到瑞穗乡的前新北市树林区市民代表,他获得396票; 许德志是县政府秘书,也是现任乡长许荣盛之子,他获得1182票。
我先去陈进光的竞选总部看了一下,拍到上面的这张选举结果的照片。许多陈进光的亲友前来道贺,人们在吃夜宵,还有小伙子要求跟陈进光合影。

我想知道其他候选人在竞选落败后会怎么样。我于是先骑摩托车到陈铭文的竞选总部,相对于陈进光竞选总部,陈铭文这里冷清多了,一张长方桌上坐了十来个人正在喝酒喝茶。我不知道这种场合应该说什么,我就说“我来看看你们”,陈铭文邀请我喝酒,我说我不喝。我说我昨天统计了竞选造势车辆,而你们只用了15台车,我问他见到三个人不同的竞选策略,如果还有下次选举的话,你以后的策略会不会调整?陈铭文说,当然选举不会只有一次,乡下的选举文化跟城市不一样,但他不会迎合。我小坐了一会,拿起茶杯跟陈铭文说“继续加油”后,我就又骑车去另一个乡人候选人许德志家。

许德志家也不热闹,也是亲友围在一张长桌子上吃东西,许德志也是热情邀请我坐,我没坐,我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我直接说我想问问选举策略的事。他的一个朋友说“今天没心情聊这个,改天吧”,我看气氛确实不对,也许人家正在其他话题当中,我就当即告辞了。输近两千票后肯定没有输近三千票的那么淡定,输近千票的魏清河那边也许心情更糟糕吧。我就没有骑车去魏清河的总部去看看了。

从选举结果来做马后炮分析的话,曾三次连任乡民代表共服务12年的陈进光确实比农会的魏清河有更强的交际手腕,跟民众有更多的接触,并且还有国民党的支持;  而魏清河则是在农会这个民间机构工作,在办公室里熬资历熬升职,政治知名度显然不及陈进光; 而许德志虽然在县长身边工作了12年,熟悉官场文化和政务,但未必熟悉本地事务,虽然有现任乡长的父亲加持,但多年没在本地露脸是他的一大弱点; 而陈铭文想念本地经的外来和尚只在瑞穗住了三年,虽然有大城市的市民代表经验,也跟许德志一样缺乏本地曝光机会。

傅崐萁获得花莲的县长职位连任,我觉得他虽然有些争议,但他善于建立自己的形象和知名度,值得其他候选人学习。比如,把自己的头像印到悠悠卡和小学生作业本上,和《更生日报》合作,发行《更生日报》特别版,全部介绍县政府和自己的政绩,每个月都塞一张《更生日报》特别版到乡下每一户人家的信箱中,这等同于傅崐萁利用当县长的方便为自己做了4年的竞选活动啊,其他各种候选人呢,只能利用投票前一个月的时间推销自己,一个月曝光时间跟4年曝光时间相比,那肯定是输定了嘛。

我觉得,有心参选的人,应该树立长远的志向,早点做准备,多做增加自己曝光率的好事,不敢说一定当选,但一定可以节约竞选资金,比如多年来靠治病救人的专业知识和良知来获得媒体曝光机会的柯文哲教授。

来都来了,抢个沙发,给点精神鼓励吧!求你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