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6日星期日

小广告:欢迎下载简体字幕版High Tech Low Life

今天突然FB上有6位来自香港的女生加我为好友,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蓝丝带组团来找我算帐了。找了两个问了一下才知道香港电台播放了一部关于我的纪录片《公民部落客》  High Tech Low Life,   听说播放的版本不是88分钟的,我这提供简体字幕的88分钟正式版,是获得导演许可面向大陆免费线上发行的版本,欢迎下载,欢迎观看。


另外,这两天在莫斯科的DIY-FILM festival 上也正在播放俄语版High Tech Low Life  来着,不过想想我没半个会说俄语的朋友,说俄语的人也看不到这个广告,就算了吧。

小广告:欢迎下载简体字幕版High Tech, Low Life

2014年10月19日星期日

iCloud 服务器在中国被SSL中间人劫持,中国苹果用户隐私不保

看到 http://www.v2ex.com/t/139723 有人在讨论 iCloud 被中间人劫持。我也去验证了一下。

iCloud.com 有多个IP, https://23.48.140.239 和 https://23.13.186.46 这两个 iCloud 服务器上没有被替换证书。

但是直接访问 https://23.59.94.46/ ,在台湾没有被替换证书,换苏州联通的VPN后,证书被替换为自签名的证书。这况味着 iCloud 服务器在中国被人使用SSL中间人劫持,中国苹果用户隐私不保。若有人不幸运被DNS服务器返回这个icloud.com的IP地址,又忽略了网页上的安全警告的话,输入到icloud的用户名和密码都会被这个制造自签名证书的人拿到,他存储在icloud的私房照片、钥匙圈里的各种帐号密码都会被别人偷偷复制到。

以下是证据:
使用苏州的IP访问 直接访问 https://23.59.94.46/  出现自行签名没有经过信任CA认证的安全证书:


这意味着用户访问到的icloud服务器不是真正的icloud服务器,存在帐号信息被第三方获取的风险。

2014年10月3日星期五

我不同意薛兆丰和周克成说的普选损害自由

在新浪微博上有一个人提到我,问我对周克成发表的一篇微博的看法:



点开里面的链接:《薛兆丰:民主不是自由》,这篇文章先是扯虎皮,也就是列出一些名人的话:

2014年10月2日星期四

人大常委的 「普选框架」里设置提名委员会是被剥夺了被选举权

先直接把结论摆出来:原来人大常委的 「普选框架」里设置提名委员会是剥夺了被选举权,也就是香港人提到的参选权。

被选举权为什么重要,请看《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社论,也就是中华民国三十三年二月二号的社论:

「真正的普选制,不仅选举权要普通、平等,而且被选举权也要普通、平等,不仅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选举权,而且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被选举权;
广义地说,选权就包括被选举权在内,有选举权的运用,就必有被选举的对象,因而有选举权的存在,就同时有被被选举权存在。如果被选举权受了限制,则选举权的运用,也就受了限制;
选举权是不是能够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运用,与被选举权有无不合理的限制与剥夺,有着不可分享的密切关系,假使某些人民被剥夺了被选举权,则有选举权的人就不能去选。
如果事先限定一种被选举的资格甚至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选人,那么纵使选举权没有被限制,也不过把选民做投票的工具罢了」—《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社论

现在的香港的行政长官由一个 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候选人只要得到当中 601 人 的支持便可以当选。香港人一直在要求普选,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香港的行政长官最终会由普选产生,但不是马上推行普选,人大常委于 2007 年也决定答应香港最早可于 2017 年实行普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