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9日星期三

从公平贸易与辛迪加想到的

前天晚上还在在台东时,老婆在民宿看《香蕉战争与公平贸易》这本书,边看边跟我介绍” #公平贸易 “的概念,
老婆说家乐福和沃尔码这样的采购商用大量采购压低商品是不公平的贸易,是剥削。这种说法一开始我并不能理解,因为消费者享受到了低价,看上去是消费者受益的“竞争”。2013年4月我去法国呆了一个星期,我的朋友法国人"尚-克劳德"总是批评家乐福这种大企业赚很多,而农民赚很少,我当时认为这是法国大革命延续下来的左派的阶级对立的想法造成他对家乐福有这种敌意。

昨天老婆说读此书读到后面提到了农业合作社才是公平贸易的解决方案。我一下子就理解什么公平贸易了。

我住的地方是花莲县瑞穗乡,这里盛产柚子和菠萝——台湾把菠萝叫凤梨。这里的农民也是大片地种植这两种经济作物,如果家乐福和沃尔码这样的采购商每年收购农产品的话,他们能把价格压到很低。这是因为农民面对的采购商有限,销售渠道有限,不存在自由竞争,所以销售渠道受制于人,这是一种不公平。

所以,农民建立农业合作社对抗强势的超级市场采购商,等同于用“辛迪加”对抗“辛迪加”,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才算公平。


辛迪加”的原文是syndicate,指联合起来。超级市场联合起来形成家乐福和沃尔码这样的“辛迪加”,采购和销售就有了砍价的能力了。农民联合起来,销售农产品也有了跟人家有“讨价”的能力了,这比单个的农民去跟企业做生意有底气多了,不会被大企业欺负了,可以要到比较公平的价格了。

中国的课本上把 卡特尔、辛迪加、托拉斯、康采恩说成是资本主义下垄断组织的主要形式。看来垄断组织并不那么坏嘛,对抗垄断组织的办法就是也垄断起来联合起来。

今天看到蓝无忧标记了一句话: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着重标记这句话。我来猜猜。

也许这么多年经常提到“去中心化”和“无组织的组织力量”让人们认为不需要英雄就能自然完成社会运动的目标,所以蓝无忧觉得“一元化的指挥系统和有纪律的群众”会让社会运动参与者成为被牺牲的炮灰,所以忌讳“权力”被集中的情行出现。

另一种理解是,蓝无忧倡导了很久的“组织化和一元化”,所以标记这句话,让他们的朋友们看看,这里也有人有同样的说法。

我想要补充一下,非暴力社会运动有很清晰的目标,所以“一元化的指挥系统和有纪律的群众”是让表达更清晰的必要手段,无可否认,“一元化”和“纪律”是一种“权力”,这是参与社会运动者临时授予的权力,即使参与者违反了纪律,得到的也只是友善的说服。对待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是同情、谅解的态度,这种程度和层面上的一元化和纪律并不会与暴力相关联。重要的是,这也是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负责镇压社会运动的军队和警察也是“一元化的指挥系统和有纪律的”的组织哦。

来都来了,抢个沙发,给点精神鼓励吧!求你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