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1日星期三

我采访了吾尔开希

2013年12月3日在台北的万芳医院地铁站附近的泰爱你餐厅见到了吾尔开希,他略显疲惫,声音有些感冒的痕迹。一个星期前,他第四次尝试闯关回到中国要求自首。他已经25年没见过父母了,所以希望通过自首回到中国,即使在铁窗内与父母见一面也行。估计他最近被大量媒体采访,比较累,所以有些感冒。我采访他的前一晚他还在公共电视上节目,而那个下午我也在公共电视录节目,但没有在公共电视碰到他。

吾尔开希,维吾尔族,父母是伊宁县人,1968年2月17日于北京出生,在北京读了小学和初中,16岁回乌鲁木齐市读高中,就读于十一中。1988年考上北京师范大学。1989年积极参与学生运动,6月13日被中国政府通辑,1989年6月23号被香港的司徒华营救到香港,营救学生运动的活动后而被称之为“黄雀行动”,后来到达台湾,成为台湾女婿,获得中华民国居民身份,目前自称为民运人士和政治评论家。

25年没见过父母的吾尔开希
2013年12月3日拍摄于台北的万芳医院附近的泰爱你餐厅

我跟吾尔开希聊冯正虎的机场抗议模式,他说,目前没有一个机场适合如此抗议。冯正虎坚持不肯入日本境是因为日本的航空公司有错在先,冯正虎不是日本公民并没有入境日本的意愿,他是被日本航空公司绑架回日本的; 而假如吾尔开希滞留香港机场进行抗议的话,香港政府也许有权谴返吾尔开希回台湾,因为返吾尔开希有台湾公民的身份。

目前,吾尔开希通过台湾海基会副董事长高孔廉和台湾海基会副秘书长马绍章,要要求海基会协助办理吾尔开希父母来台探亲的证件。吾尔开希说先耐心等一个月,否则就要找大陆的海协会的会长陈德铭的下榻处去抗议。台湾海基会和大陆海协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之间的非正式使馆一样的机构,是基于“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产生的民间机构,其实表面上是民间的沟通渠道,实际上类似国与国之间的领事馆,同样做法律文书的认证,出入境许可证的认证,政治经济上的交流,中国和台湾就是透过这两个机构来完成。所以,吾尔开希相信海基会能向海协会传递要回国见父母的愿望,并向海基会和海协会陈情或施加压力。


25年,对旁人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但对吾尔开希来说,恐怕是煎熬,恐怕每逢佳节备受煎熬。吾尔开希说,使命感、负罪感和理想是他当前背负的,希望中国结束一党专政开启民主政治格局,然后他就可以只做做政治评论家就好。他也希望能住到花莲去。

第一次知道吾尔开希是2004年左右下载到一部叫《天安门》的纪录片,那时候以为纪录片里讲的是平行世界里的事情,只是觉得好遥远。2008年的时候,一个叫马克的丹麦记者到湖南宁乡来采访我,采访完毕后吃饭聊天时把我和吾尔开希对比,这让我惊讶,我从来没想到把自己和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而吾尔开希这些参与学生运动的人显然这一辈子都和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了,流亡海外,父母不能探望。2011年,我跟太太结婚来到台北,10月底的一天,接到吾尔开希的邀请一起吃晚饭,原来是吾尔开希为王丹的父母接尘,王丹和吾尔开希一样都是1989年被通辑的学生运动领袖,但王丹的父母是北京人,所以能申请出国旅行,于是他们一家人就有机会在海外相聚,而吾尔开希却自1989年没见过父母了。不知道他看到王丹的父母时会不会悄悄落泪。

这是第一次见到吾尔开希,吃饭时发生一件有趣的事:

2012年,台北的自由广场有六四23周年活动上又见到吾尔开希了,于是第一次跟他合影一张。从纪录片中才能看到的昔日的愤青,居然能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还能跟他合影,不得不相信“世界是平的”,也让人感慨历史并不遥远。

佐拉和吾尔开希在六四23周年纪念活动现场合影

附:
吾尔开希的Facebook上看到许多他在六四学生运动期间的身影,那时候他们只有21岁左右

吾尔开希和沈彤


吾尔开希在街头游行

吾尔开希和官兵交涉

吾尔开希在街头发传单

吾尔开希在街头游行

吾尔开希在天安门广场振臂高呼

吾尔开希被通辑后,照片登在1989年6月13号的人民日报

24年后,吾尔开希变成了45岁的大叔

写篇文章不容易,既然来都来了,请留言一下吧

现在已经有 9 条评论 :

  1. 现在要救国,也许只能等中共自己内部分裂了。89年以后对思想和舆论的控制更多,再通过类似的动作实现变革,已经不现实。

    回复删除
    回复
    1. 呵呵 还救国?就你们这一众?这个笑话有点大

      删除
  2. 我在想如果当年的他知道游行会带来的后果后还会这么做么。生于96年的我其实非常难以想象六四。甚至我身边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回复删除
  3. 当年他是不是有点激进,缺少一点理性?

    回复删除
  4. 来到台湾做交换学生一段时间了,平日喜欢专注于历史的学习。
    在台湾偶然间触及到很多关于民主、学运的议题,诸如认知六四。这一刻才发现自己愤青了。同时会有一点儿迷茫和无力,甚至觉得有点蒙,年轻人于国家意义取决于什么呢。
    平心单纯从历史角度来说,任何权力都不能去篡改、扼杀一段真实的历史,历史失真令人寒心。认真研读了六四之后真的很想更深入地去了解、甚至是见见吾儿开希先生。

    回复删除
    回复
    1. 加油吧,小同学!多看看双方说辞,不要受任何一方的影响,在用你自己的大脑去好好思考,相信离真相就很近了。

      删除
    2. 这么多年过去了,潮水已退,谁在裸泳?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