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2日星期二

对纽约时报中文网略有不爽

今天看到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中国学者成立至宪党,薄熙来任主席》,但是我知道薄熙来现在在监狱中,在中国,建党又是如此艰难的“伟业”,已有郭泉、谢长发等人因组党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可以想像身陷囹圄的薄熙来亲自难签署承认这个党主席身份的难度,于是我在Twitter上质疑:
两个小时后然后纽约时报中文网的Twitter帐号发了一条的私信给我:
佐拉,您好!至宪党那篇文章,标题是“请薄熙来任主席”。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祝好。

三个小时后我才看到这条私信,我以为我当时眼花没看到“请”字,于是再次打开那篇文章,我仍然看到的仍然是《中国学者成立至宪党,薄熙来任主席》 ,没有“请”字,于是我假设他们用了CDN(内容分发网络)加速网站,有些地区的缓存还没有更新,然后发了一个截图给他们:

再过了三个小时,我去看这篇文章,终于更新为《中国学者成立至宪党,薄熙来任主席》了,终于有“请”字了,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纽约时报中文网的缓存没有及时更新过来,所以我看到的是旧标题。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虽然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人让我体会到“世界是平的”,能够给读者回复,这比其他媒体要真诚多了,但是,我仍然感到不爽:第一眼看到私信,我以为是我弄错了,但事实上我没弄错; 纽约时报中文网弄错了标题,但没有承认,“请”字是后来加上去的。真诚的回复至少应该先承认标题有错误,然后告诉我标题“改为” 《中国学者成立至宪党,请薄熙来任主席》,一句[标题是“请薄熙来任主席”]让人以为标题原本就是这样,要不是有CDN缓存的时间差让我有证据,我还得向纽约时报道歉认错。

纽约时报以严谨著称,可今天纽约时报中文网先是弄错标题,然后又是不认错的措词,让我略有不爽。纽约时报的员工可都是靠文字功夫吃饭的,我相信我没有冤枉他们。标题弄错产生误会倒是其次,我觉得后来的私信简单措辞不承认错误,这才是最大的态度问题。长此以往,我担心纽约时报会变成自我吹捧的纽约时报。

以下是原标题截图:


下图是CDN缓存更新后的截图:
纽约时报啊,千万别出现“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局面啊,要维护自己在英文世界里建立起的口碑啊。

写篇文章不容易,既然来都来了,请留言一下吧

现在已经有 2 条评论 :

  1. 对有些人来说,承认错误是一个好难做的事情。

    回复删除
  2. 我是用鲜果联播订阅的纽时中文网,同步到这些订阅器上的文章标题也没有“请”字。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