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0日星期六

花莲到瑞穗的312号自强火车有块玻璃被击穿

2013年11月30号,星期六,老婆去花莲市研习。

15:30左右打电话跟我说说她座位旁边的至少一厘米厚的窗户玻璃在她上火车前就被射穿了,已经有许多警察上车了,正在拿胶布贴在玻璃上。

17:20分左右,我去瑞穗火车站的月台上接老婆时带上了相机。
花莲到瑞穗的312号自强火车有块玻璃被击穿

玻璃被警察贴上了胶带,避免整块玻璃掉下来。

2013年11月14日星期四

彭博社被纽约时持续报道“自我审查”相关话题

纽约时报跟彭博新闻社算是同行吗?纽约时报的黄安伟一直称引用4位怕失去工作而匿名的彭博员工的话持续报道彭博新闻社“自我审查”的事,要是这4位员工根本不存在,或者存在但改口了,彭博新闻社以“损害商业信誉罪”告上法庭怎么办?依赖匿名信息源有风险啊,搞不好就会跟陈永洲一个待遇了哦。

下面是纽约时报最近来持续报道彭博新闻社“自我审查”相关文章链接:

彭博社被指自我审查其中国报道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31111/c11bloomberg/

布隆伯格否认彭博进行自我审查

http://cn.nytimes.com/world/20131113/c13bloomberg/

彭博用特殊编辑代码自我屏蔽涉华敏感报道

http://cn.nytimes.com/world/20131114/c14bloomberg/

怀疑彭博新闻社自我审查是有背景的,彭博社、纽约时报和路透社这些国外知名媒体都因为报道敏感而脆弱的中国而被中国政府设置难题,如屏蔽这些国外媒体的网站的访问,拒发签证给这些媒体的记者。可以想像,外国媒体未必个个面对中国政府能强硬如纽约时报,有理由怀疑彭博新闻是为屈服于“被拒绝签证”的压力而做出的决策:

几名驻香港的彭博员工说,温以乐在电话中明确表示,他的首要关切是保证继续有记者在中国工作,而不是保护公司的收益。

2013年11月12日星期二

对纽约时报中文网略有不爽

今天看到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中国学者成立至宪党,薄熙来任主席》,但是我知道薄熙来现在在监狱中,在中国,建党又是如此艰难的“伟业”,已有郭泉、谢长发等人因组党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可以想像身陷囹圄的薄熙来亲自难签署承认这个党主席身份的难度,于是我在Twitter上质疑:
两个小时后然后纽约时报中文网的Twitter帐号发了一条的私信给我:
佐拉,您好!至宪党那篇文章,标题是“请薄熙来任主席”。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祝好。

三个小时后我才看到这条私信,我以为我当时眼花没看到“请”字,于是再次打开那篇文章,我仍然看到的仍然是《中国学者成立至宪党,薄熙来任主席》 ,没有“请”字,于是我假设他们用了CDN(内容分发网络)加速网站,有些地区的缓存还没有更新,然后发了一个截图给他们:

2013年11月8日星期五

友邦请来惊诧中国特色的“民主集中”制吧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不采纳权力分立互相制约的原则,而实行“民主集中制”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

“民主集中制”虽然其名称冠有民主,但政治学者通常不将它归类在民主制度中。

下面这些中国的民主党派共用一个院子或大楼办公的场景,也只有在实行“民主集中制”的中国能看到了。友邦请惊诧。

图片来自Jessie Chen,拍摄地点在  上海市徐汇区乌鲁木齐南路218号

2013年11月6日星期三

陈永洲事件

陈永洲,男,1986年8月出生,新快报记者,报道中联重科后被长沙警方跨省,新快报头版声援,要求放人,成为媒体抗议标志事件,国内外各大媒体纷纷把新快报的“请放人”标题作为新闻点进行报道和声援。

紧接着,中国中央电视台独家获得的画面,认为“陈永洲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失实报道”。陈永洲也在电视画面中承认收受钱财进很报道,但CCTV的报道没有指出受谁指使。CCTV在法庭审判前就拍摄犯罪嫌疑人认罪的画面也导致民众对程序正义的批判。而长沙警方使用中联重科的奔驰车去广州拘捕陈永洲有违避免利益冲突的基本原则,易让人得出长沙警方成为中联重科的打手的判断。
   
 接下来,
 2013年10月26日 罗昌平写了《“陈永洲事件”的食物链
 2013年10月 胡舒立写了《新闻寻租不可恕
 2013年11月3日  宋志标写了《为何不忿胡舒立?
 2013年11月5日 彭晓芸写了《他们忿的是胡舒立还是媒体那失落的话语权?
但是,这些媒体人写文章评论这事,或批驳他人文章,居然不提供链接,无法让人看到争论的全貌啊,不过他们也好像没有要把争论给大家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