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6日星期一

转载韩寒三篇文章:《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

要自由

(2011-12-26 05:32:13)

上上篇文章里说,每个人要的自由是不一样的,上篇文章里说,民主,法制,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一些还在阐述键盘民主以及进行书房革命的朋友,我这就顾不上了,圣诞再打折,东西还是不会白送的。那我就先开始讨价还价了。

首先,作为一个文化人,在新的一年里,我要求更自由的创作。我一直没有将这个写成XX自由或者XX自由,是因为这两个词会让你们下意识的觉得害怕和提防。虽然这些自由一直被写在宪法里。事实上,它一直没有被很好的执行。我也替我的同行朋友——媒体人们要一些新闻的自由。新闻一直被管制的很严。还有我的拍电影的朋友们,你不能理解他们的痛苦。大家都像探雷一样进行文艺工作,触雷就炸死,不触雷的全都走的又慢又歪。这些自由是时代的所趋,也是你们曾经的承诺。我知道你们一定对苏共进行过研究,你们认为苏共的失败,很大的程度源于戈尔巴乔夫开放了报禁,并将最高权力依照宪法约定,从党返还给了人民代表大会。所以这让你们对言论自由和宪政特别的谨慎。但是时代已经不同,现代的资讯传播终于让屏蔽形同虚设。而文化的限制却让中国始终难以出现影响世界的文字和电影,使我们这些文化人抬不起头来。同时,中国也没有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媒体——很多东西并不是钱可以买来的。文化繁荣其实是最省钱的,管制越少必然越繁荣。如果你们坚持说,中国的文化是没有管制的,那就太不诚恳了。所以在新的一年,我恳请官方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松绑。

作为交换的条件,我承诺,在文化环境更自由之后:不清算,向前看,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只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我也希望文化界可以和官方达成共识,各退一步,互相遵循一个约定的底线,换取各自更大空间。

但是如果两三年以后,情况一直没有改善,在每一届的作协或者文联全国大会时,我将都亲临现场或门口,进行旁听和抗议。蚍蜉撼树,不足挂齿,力量渺小,仅能如此。当然,只我一人,没有同伴,也不煽动读者。我不会用他人的前途来美化我自己的履历。同样,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的品质,所以我相信这些迟早会到来,我只是希望它早些到来。因为我觉得我还能写的更好,我不想等到老,所以,请让我赶上。


以上是基于我的专业领域的个人诉求。我觉得在这场让大家都获益良多的讨论里,研究该是什么样,不如想想应该怎么办。据说一个人一次只能许一个愿望,我的愿望用完了,其他的诸如公平,正义,司法,政改,一切一切,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再提。虽然我觉得自由未必是很多人的第一追求,但没有人愿意常常感觉恐惧不安。愿各位没钱的能在一个公正的环境里变有钱,有钱的不再为了光有钱而依然觉得低外国人一等。愿所有的年轻人都能像这个圣诞一样不畏惧讨论革命,改革和民主,担忧国家的前途,视它为自己的手足。政治不是肮脏的,政治不是无趣的,政治不是危险的。危险的,无趣的,肮脏的政治都不是真正的政治。中药,火药,丝绸,熊猫不能为我们赢得荣誉,县长太太买一百个路易威登不能为民族赢得尊敬。愿执政党阔步向前,可以名垂在不光由你们自己编写的历史上。

说民主

(2011-12-24 17:30:02)

问:革命不一定是暴力革命,天鹅绒革命就是完美的典范。

回答:我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够发生在中国。不谈当时的国际局势,也不说整个捷克的人口只有北京的一半。相信天鹅绒革命其实就是选择相信了民众的素质,执政者的忍让,文人的领袖,这三者的共力才能形成天鹅绒革命,我认为这三者在中国全部不存在。你不能把一场完美的革命常挂在嘴边来反驳也许未来不完美的改革。我理解中国很多文人和学者对天鹅绒革命的感情,他们甚至能够在脑海中将自己代入哈维尔的角色暗自感动。但无论中国发生暴力革命或者非暴力革命,文人所处的地位和角色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低得多,更别说能作为领袖了。而且国民素质越低,文人就越什么都不是。你也不能用完美的民主,完美的自由,完美的人权从字面上解释应该什么样子的来逃避中国的现实。改革和民主其实就是一场讨价还价的过程,你不能盼着执政者看了几本书忽然感化把东西全送给你。你不能天天盼着天鹅绒革命,再由你来扮演哈维尔,并瞬间让每个中国人有一张选票,还都不能被贿选。捷克至今也不是普选。所以我的观点很简单,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天鹅绒革命不可能在近期的中国发生,完美民主不可能在中国出现,所以我们只能一点一点追求,否则在书房里空想民主和自由憋爆了自己也没有意思,改良是现在最好的出路。

问:你得出的结论就是中国人素质太低,不适合民主。政府有没有给你维稳的回扣啊?

回答:我不知道你如何看出了这个结论,我觉得我已经写的很通俗了。民主不是适合不适合的事情,它迟早会到来。国民素质低并不妨碍民主的到来,但决定了它到来以后的质量,谁都不希望来个卢旺达式的民主,虽然这并不是真正广义的民主。有时候缓缓来,有时候突然来。也许它来的不那么彻底,来的不那么全部,来的不那么美式,来的不那么欧式,但在你的余生里,它一定回来,回首起来,可能还来的有点平淡。


问:你的意思是一切只能靠执政者的恩赐,而不是人民自己的争取?

回答:给执政者压力当然重要,但遗憾的是,执政者的配合更重要。这的确需要运气和人品。现在社会各个阶层是割裂的,比如执政者,你动车事件闹得再大,他们依然淡定,觉得这是民间的事情,不费一兵一卒,时间自动摆平,执政者的家属可能完全不关心这事,只关心谁要上谁要下,谁的岁数差一点,XX位置怎么排。而在这样的舆论压力下,事情依然能自然过去。当然,更有可能是他们都没有感受到舆论压力。好比你账户里有十亿,你丢了一千块,你自然不紧张。文化界兜里加起来的总和就五百,而他们认为统治者兜里也就三千,所以我觉得他们是放大的统治者的焦虑。人家完全没考虑你的问题。而文化界很多人认为一切的问题就是体制的问题,仿佛改了体制一切都迎刃而解,他们虽然善良正义,嫉恶如仇,但要求农民和工人和他们拥有一样的认知,甚至认为全天下都必须这么思考问题。可事实往往有些让人寒心。
因为拉力赛都在偏远地方举行,我这些年去了上百个各种各样的县城,这些都不算特别封闭和贫瘠的地方,我和各种各样的人聊天,他们普遍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不如文化界想象的那么迫切,他们对强权和腐败的痛恨更多源于为什么不是我自己或者我的亲戚得到了这一切,而不是如何去限制和监督,只有倒霉到自己头上需要上访的时候才会从词典里捡起这些词汇来保护自己,只要政府给他们补足了钱,他们就满意了。一切能用钱解决的社会矛盾都不算什么矛盾。而知识界普遍把国民对这些词汇的这种应急应用当成了他们的普遍诉求,觉得与文化界形成了共识。我不认为在分歧和割裂这么大的国家里能有一场美好的革命。你也许觉得这正是执政者驯化的结果,所以要改变执政者。但现实就已经这样了,那一两代人已经这样了。但是幸运的是,我和他们的子女聊天时,互联网和各种传媒已经或多或少的打开了他们的眼界。所以我并不悲观。

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所以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我认为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所以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体制只是一个名称。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所以更要着眼改良。法治,教育,文化才是根基。

问:如果革命到来,有影响力的文人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回答:文人到时候就应该扮演一颗墙头草,但必须是一颗反向墙头草。文人需有自己的正义,但不能有自己的站位。越有影响力就越不能有立场,眼看一派强 大了,就必须马上转向另一派,绝对不能相信任何的主张,不能跟随任何的信仰,要把所有的革命者全都假想成骗子,不听任何承诺,想尽办法确保不能让一方消灭 其他方而独大。所以未来的中国如果有革命,谁弱小,我就在那里,它若强大了,我就去它对手那里。我愿牺牲自己的观点而争取各派的同存。只有这样,才有你追求的一切。

补加一个问答,关于素质和民主:问:我去了一些发达国家,我发现在表面的素质之下,其实深交下去,人性也都是这样的,所以好的制度才是高素质的保障。

回答:我完全的赞同。但我们说的就是表面素质,不要因为觉得人私底下都是怎么怎么样的而小看表面素质。民主的质量就是由国民的表面素质决定的。一个人开车可能关远光灯,看见人彬彬有礼,遵守社会功德,但一交往,发现其实也是自私懦弱狭隘贪婪……这又如何呢。素质和人性放在一起谈没有意思,美国人的人性和中国人的人性说到底当然是大同小异的,全世界人类的人性都差不多。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先有好的素质,再有好的制度,还是先有好的制度,再有好的素质。其实这个没有疑问,在能出现好的制度的时候,无论素质的好坏,都应该保障好的制度,因为好的制度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制度有实在的,素质是空幻的。问题是,当好的制度由于种种原因迟迟不能到来的时候。咱不能天天期盼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好的制度,然后一切才有开始的可能和动力,否则反正好的素质也没必要,又缓慢又不见得有效……好的制度以及好的民主有两个到来方式,一种是有一个纪念日,一种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日子,但要一两代人的努力。


谈革命

(2011-12-23 06:09:34)

最近翻看了很多问题,革命和改革两个词被频频的问起。平时媒体也很喜欢问,但是也只是一问一听,无法见诸报端。写下来无论什么观点,八成也是不保的命。但作为这次冬至回读者问的第一篇,我就先用整个篇幅来回答我关于革命两个字的看法。我综合了读者和一些内外媒的提问,在这里一并作答。

问: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

回答: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很坦率的说,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词汇, 但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首先,革命需要有一个诉求,诉求一般总是以反腐败为开始。但这个诉求坚持不了多远。“自由”或者“公正”又是没有市场的, 因为除了一些文艺和新闻的从业者,你走上街去问大部分人,你自由么,他们普遍觉得自由。问他们需要公正么,他们普遍认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别发生在我自己身 上就可以了,不是每个人都经常遭受不公待遇,所以为他人寻求公正和自由不会引发人们的认同。在中国是很难找到这样一个集体诉求的。这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是可能不可能有的问题。我的观点是不可能也不需要。但如果你问我中国需要更有力的改革么,我说一定是的。

问:你为什么不去领导一场起义呢?
回答:开玩笑,就算我认同革命,并在上海起义,而且还稍具规模,官方只要一掐断互联网和手机讯号,我估计不用政府维稳机器出马,那些无法用QQ聊天或者玩不了网络游戏看不了连续剧的愤怒群众就足以将我们扑灭,你也别指望着能刷微博支援我,你三天上不了微博就该恨我了。

问:那难道中国就不需要民主与自由了么?
回答:这是一个误区,文化人普遍将民主与自由联系在一起,其实对于国人,民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 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人,我可以 自由的违章,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带来社会进步,更加法制,这势必让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们觉得有些不 自由,就像很多中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样。所以,民主和自由未必要联系在一起说,我认为中国人对自由有着自己独特的定义,而自由在中国最 没有感染力。

问:我认为中国顽疾太深,改革已经没有用了,只有来一场革命才能让社会好转。

回答:我们假设革命没有遭到镇压,当然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我们幻想一下革命,假设,革命到了中段,学生,群众,社会精英,知识分子,农民,工人,肯定不 能达成共识。而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人群,那就是贫困人口,这个数目大概是两亿五千万。你平时都不能注意有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甚至从来不使用互联网。既然 革命能够发展到中段,必然已经诞生了新的领袖。没有领袖的革命一定是失败的,白莲教起义就是很好的例子,而有了领袖的革命,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太平天国 又是很好的例子。中国式的领袖,绝对不会是你现在坐在电脑前能想象的那些温厚仁慈者。这样的一个领袖,八成独断专横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动力,是的,听着有 点耳熟。但中国人就吃这一套,也只有这一套才能往上爬,这个社会习惯了恶人当道,好人挨刀。文艺青年们看好的领袖一个礼拜估计就全给踢出局了。而越是教育 水平高的人,越不容易臣服与领袖。所以这些人肯定是最早从革命中离开的。随着社会精英的离开,革命人群的构成部分一定会产生变化,无论革命的起始口号有多 么好听,到最后一定又会变回一个字,钱。说的好听一点就是把应该属于我们的钱还给我们,说难听一点就是掠夺式的均富。你们不要以为因为我觉得自己有点钱, 所以我怂了,害怕失去。在革命的洪流里,你拥有一个苹果手机,你是开摩托车的,甚至你会上网,你平时买报纸,吃肯德基,你都算是有钱人,甚至是有能力在互联网上阅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是充满着原罪的 被革命对象。有一亿家产的人比起有一万家产的人反而安全,因为他们打开家门,门口已经放的是纽约时报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中产,准中产甚至准小康者。以前人 们在各种政治运动中自相残杀,现在的人们只认钱,所以很多人民已经被训练成只认钱的自相残杀者。所以你就想象吧。而中国人讲究清算,这也必然导致镇压。

任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中国那么大的国家,不说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稍微乱个五年十年的,老百姓肯定会特别期盼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可以整治社会 秩序,收拾一下局面。至于从百花齐放重新看回人民日报,这个真的没所谓。况且我们的一切假设都建立在军队国家化的前提下,所以这些都是幻想,连幻想都不乐 观,就别提操作了。

问:那你看埃及,利比亚⋯⋯

回答:埃及,利比亚是被一个人独裁统治几十年,城市也不多,一个事件作为爆点,一个广场用来演讲,就可以革命 成功。中国没有一个具体的个人能成为被革命的对象,城市,人口众多,而且各种千奇百怪的灾难都发生过,G点已经麻木,更别提爆点了。就算社会矛盾再激烈十倍,给你十个哈维尔在十个城市一起演讲,再假设当局不管,最终这些演讲也是以被润喉糖企业冠名并登陆海淀剧院而告终。

当然,以上更是废话,最关键是就大部分中国人一副别人死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

问:你的观点非常的五毛党,是被政府买通了么?为什么不能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

回答:在这样一个非此即彼,非黑就白,非对既错,非带路党既五毛党的社会里,革命两字说起来霸气,操作起来危害更大。也许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当务之急就是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其实这并不是中国最大的急迫。相反,一人一张选票,最终的结果还是共产党代表获胜,谁能比党更有钱?五百亿就能买五亿张选票。不行加到五千亿。一年税收都十万亿呢。你和人家比有钱?你觉得你周围的朋友的公正独立,那样的人加起来也就几十万张选票。你看好的有识之士,能有十万张都不错了。唯一能和共产党抗衡的就是马化腾,因为他可以在QQ登陆的时候弹出一个窗口:谁选我马化腾,谁就可以得500Q币。此举估计也能获得两亿张选票。但问题是,到时候马化腾一定会入党的。民主是一个复杂,艰难而必然的社会历程,并不是什么革命,普选,多党制,推翻XX,这些脱口而出的简单词汇可以轻易达成的。如果你对司法和出版都从来没有关心过,你关心普选有什么意义呢。无非就是说起来更拉风一点。这和那些一说起赛车只会提F1,一说起足球只知道世界杯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问:我觉得中国的革命和民主只是时机的问题。你认为什么时机最合适。

回答:革命和民主是两个名词,这两个名词是完全不等同的,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这个咱们不是早就已经证明过一次了嘛。历史曾经给过中国机会,如今的局面则是我们爷辈的选择。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国家。如果你硬要问我在中国,什么时候是个革命的好时机,我只能说,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但这样的国家,也不需要任何的革命了,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到了那个份上,一切便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也许你能活着看见这个国家的伟大变革,也许你至死都是这个死结里缠绕的纤维,但无论如何,你要永远记得,错车时请关掉远光灯,也许我们的儿女将因此更早的获得我们的父辈所追求的一切。


冬至回读者问之一,完。

f

f

2011年12月22日星期四

关于CSDN的用户密码被泄露,CSDN产品总监范凯在twitter上表达以下看法

CSDN产品总监范凯在twitter上表达以下看法,但后来自己删除了以下言论:

RT @robbinfan: 而CSDN密码安全问题正是在我手里被解决掉的。一个没有任何敏感数据的资讯类型的网站部分历史帐号泄露造成如此大面积恐慌也说明了大部分人缺乏最起码的互联网安全防范意识。恐慌的人害怕的并不是CSDN帐号被盗用,而是害怕自己同样帐号和密码的金融类型帐号被盗用。那么应该反思点什么?

RT @robbinfan: 我自己创办的ITeye网站从来都是密码安全的。CSDN明文密码是个历史遗留问题,自从我接手CSDN之后,花了几个月时间解决了该问题。但我接手解决之前被泄露的帐号我亦无能为力。但无论之前还是现在,我都在尽力解决该问题并尽可能降低损害,同时我也不可能预知帐号被泄露的事情。

以下内容引用自 http://www.36kr.com/p/70800.html

刚刚CSDN CTO@范凯Robbin 发布了博文更新对明文保存密码问题进行了解释:

今天去首都在线机房清点服务器和网络设备,忙了一天。回到公司听说网络流传CSDN帐号数据库的事情,也不断有朋友和会员问我这个事情,CSDN帐号数据库是不是明文保存密码,是否安全?考虑到大家对这个问题都非常关注,解释一下相关的情况:

CSDN网站早期使用明文是因为和一个第三方chat程序整合验证带来的,后来的程序员始终未对此进行处理。一直到2009年4月当时的程序员修改了密码保存方式,改成了加密密码。

我2010年来CSDN上班以后,接手了CSDN产品部门和研发部门。在对整个CSDN网站产品线的梳理过程中,发现CSDN帐号的安全性仍存在潜在的问题:虽然密码保存已经修改为加密密码,但老的保存过的明文密码未清理;帐号数据库运行在Windows Server上的SQL Server,仍有被攻击和挂马的潜在危险,所以我要求程序员将所有明文密码全部清空。

2010年9月我组建了新的研发团队重写CSDN用户管理功能,在《我来CSDN的这一年》 详细介绍了改造CSDN帐号管理passport的过程。新的passport产品在2011年元旦上线,使用了强加密算法,帐号数据库从Windows Server上的SQL Server迁移到了Linux平台的MySQL数据库,解决了CSDN帐号的各种安全性问题。

以下是大家可能关心的问题:

一、CSDN帐号数据库是明文保存密码吗?
2009年4月之前是明文,2009年4月之后是加密的,但部分明文密码未清理;2010年8月我来CSDN以后清理掉了所有明文密码。所以从2010年9月开始全部都是安全的,9月之前的有可能不安全。

二、我的CSDN帐号是安全的吗?需要修改密码吗?
1、如果你是2009年4月以前注册的帐号,且2010年9月之后没有修改过密码,请立即修改密码;
2、如果你是2009年4月以后注册的帐号,且2010年9月之后没有修改过密码,建议修改密码;
3、如果你是2010年9月以后注册的帐号,不必修改密码,但邮箱有泄露可能性;
4、如果你是2011年1月以后注册的帐号,帐号,密码和邮箱都非常安全;

三、CSDN帐号数据库现在是安全的吗?
历史遗留的安全隐患从2011年元旦起已经全部解决。CSDN帐号数据库已经迁移到了Linux平台上的MySQL数据库,进行了多方面的安全加固,密码加密强度也很高。

四、CSDN老的帐号数据库是怎么泄露的?
目前泄露出来的CSDN明文帐号数据是2010年9月之前的数据,其中绝大部分是2009年4月之前的数据。因此可以判断出来的泄露时间是在2010年9月之前。

五、如果我的CSDN帐号已经被盗怎么办?
1、使用忘记密码功能,系统会重置密码,将新密码发到你的注册邮箱
2、给管理员发邮件,请管理员帮助找回帐号

六、我们将采取什么措施弥补此次问题?
1、我们将针对2010年9月之前的注册用户,提示修改密码,并提示用户把其他网站相同的密码也尽快修改
2、我们将针对所有弱密码用户进行提示,要求用户修改密码,并提示用户把其他网站相同的密码也尽快修改
3、我们将对2010年9月之前所有注册用户群发Email提示用户修改密码,并提示用户把其他网站相同的密码也尽快修改
4、我们将临时关闭CSDN用户登录,针对网络上面泄露出来的帐号数据库进行验证,凡是没有修改过密码的泄露帐号,全部重置密码。

我这个不是官方的公开声明,仅从个人工作角度来解释,CSDN网站公开声明会稍后公布,我希望自己代表CSDN向用户表示深深的歉意。

另外,担心自己密码可能被泄漏的用户可以点击此处第3方查询地址进行查询(以下是未查询到和已查询到的截图)。

2011年12月11日星期日

周曙光为什么要和花落去断交

Storified by 佐拉
seconds ago · 1 views
  • 1
  • 17

周曙光为什么要和花落去断交

花落去不写文章陈述你认为的“真相”我就跟你绝交。这世界上可交流可辩论的人可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我可不怕得罪人。

    看完 @doriscafe 的 zuo.in/vizXlI 和 @CaoniBird 的zuo.in/uBXcp6 脉络弄清,原来是 @GoneWater 道歉不诚恳还率众恶搞并演绎自己的“你到底想怎么样”一句,卖萌娱乐化淡化对错,霍炬拂袖。
    @zuola 你最好重新看一遍她的文章再考虑率众这个词用得是否妥当。这不是你第一次在这件事上总结失误了,你到底是要做描述者、记录者,还是参与者?
    @GoneWater 我读过 @doriscafe 的描述,关于"率众"这一点你建议用哪个措辞?我使用"率众"的依据是,你是QQ群主,你鼓励QQ群转推。关于你被 @virushuo 指控操纵舆论一事你是当事人,还没看到你陈述的"真相"呢,赶紧写篇以正视听。你做记录者比我准确。
  1. @zuola doris的文章里哪句能解读出我鼓励转推? 只要不违反群规群主不会干涉群员作为,你扣的这顶率众帽子把事情从自发转变为有组织,跟党的手段已经差不远了。霍炬指控后一直没成功举证,我有什么可陈述的?你要鼓励所有人记录历史我不拦着,但这种鼓励不是靠刻意歪曲引起反弹来达成的
  2. @GoneWater 对于反问句我不应答,除非你来回答你的反问句。 @Doriscafe 认为你有说过“不RT就踢出去”,但被当成是非常明显的玩笑语境下的玩笑话。我认为你的玩笑,和参与演绎“你到底想怎么样”证明你的道歉是“伪”的。可能你至今仍然没有意识到你的曲解对霍炬的伤害。
  3. @zuola 男人之间就不要谈伤害不伤害了,否则太哀怨。就事论事,我澄清、道歉在先,他连写几篇博客扭曲我的意思,最后还无中生有一个操控舆论出来。你既然从记录者转为参与者,也请按照举证原则去督促他公布记录,而不是催促我“回应质疑”,没有根据的质疑没有办法回应。
  4. @GoneWater 我没有质疑你,而是你从来不写你掌握的细节却多次指责我的记录和描述有偏差。真相在你那里,你却不分享给不明真相给我。如果你不写,我只好总结为:你污蔑霍炬支持盗版后删推道歉不诚恳还污蔑霍炬为公知,利用QQ群造浪转移焦点却从来不写出你掌握的真相来证伪我对你批评。
  5. @GoneWater [善意提醒]在您昨日被我问及唤霍炬作公知时您说您会写博客解释此事件,我来催稿了:)
  6. @zuola 你利用你掌握的话语权,以污蔑、曲解我的形式逼我自证清白以提供你需要的真相。我没义务满足你的窥探欲,并且你的话语权本身也伤害不到我,因为缺乏更有公信力平台的背书。还是那句话,污蔑者请举证,而不是自证清白者举证。
  7. @GoneWater 我只有一个人,我不需要任何人为我背书,不需要任何平台为我背书,我没有掌握话语权,我没有污蔑你,我没有曲解你,我没有让你自证清白,我现在看到的就是你道歉不诚恳,这也不是大问题,只是面子问题。但如果你要向我开战,你的问题就可大了,因为我是有名有姓的人,而你不是。
  8. @GoneWater @zuola 我很好奇,你这是不是在污蔑佐拉污蔑你呢?
  9. @zuola 我不与身在境外之人开战,跟你也没什么好战的,这件事你又不是参与者。
  10. @GoneWater 我在境外影响你的观点? 我抄这一段给你:人身攻击的谬误,通常简称作人身攻击,是指在讨论时歪曲论题;针对或提出对方的人格、动机、态度、地位、阶级或处境等,而进行攻击或评论,并以此当作提出了理据去驳斥对方的论证或去支持自己的论点,此乃犯了人身攻击谬误。
  11. http://img.ly/bowK 花落去宣布与周曙光断交。周曙光亦表示:花落去不写文章陈述他观点和证据,我表示此人确实不可辩论不可交流。这世界上可交流可辩论的人可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我可不怕得罪人。
  12. 花落去给周曙光邮件称:由于你在这场事件中已经摆明站在一方的立场,失去了中立地位,自此刻起,取消我一切个人资料对你的授权。未经许可,请勿透露任何我与你私聊、见面时透露的信息。你对我个人信息的引用必须有明确的公共平台来源。
    http://img.ly/bowK 花落去宣布与周曙光断交。周曙光亦表示:花落去不写文章陈述他观点和证据,我表示此人确实不可辩论不可交流。这世界上可交流可辩论的人可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ä
  13. 来,再晒一个公开私人邮件的。幸亏上次北风这么干之后,我写邮件已经谨慎许多。以后不管什么事跟周曙光交流,一定要默认“这交流记录可能会被公开”。 RT @zuola: img.ly/bowK 花落去宣布与周曙光断交。
    @cnPhil 谢谢提醒,您今天这一步已经超过了中国超过50%的职业编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