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令人失望的温云超

序:不是每种牛奶都叫特仑苏,不是每个混蛋都叫温云超。

温云超,广东省 揭阳市 揭西县 五云镇人,刚才看他的维基百科词条,被雷到了.

北风原名温云超,(1971年-),生于广东省揭西县五云镇下砂陂苏村。1989年至1993年就读于哈尔滨工业大学(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现居广州。是广州著名的网络媒体人,被誉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自称为广州最开放的思想家。在广州天河区开设著名的“凸凹酒吧”,成为华南以及中国媒体人聚会、交流、激碰观点的场所,凸凹酒吧定期举办沙龙,纵论国事和天下事,不过由于话题敏感,多次引起内地国家安全部门的留意,曾经险被查封。

1997年起进入广东经济电视台(南方电视台前身)任新闻部记者,先后曾担任羊城晚报金羊网信息中心总监及网易博客高级编辑,是广州著名的媒体人。2009年3月离开网易公司,致力于中国互联网审查体系的观察与研究以及推动Twitter在中国的普及。北风自1996年起开始以“北风”作网名在网上发表文章,活跃于“强国论坛”等时政论坛,发表过许多关注公共政策及弱势群体的报道及文章。因参与2007年厦门PX事件2008年华南雪灾等事件的独立报道而被被誉为中国公民记者代表人物之一,创了民间角度网上报道新闻事件的先河,也奠定北风在中国网络界的地位。《南方人物周刊》曾于2007年底将其评选为“领衔2008中国人物”之一。在2009年召开的第五届中文网志年会上被评为杰出推友(Twitter网友)。

及后,由民间角度、网络传播的新闻播报方式逐渐在中国大陆兴起,并与官方媒体角度相持衡,在中国大陆被称为“民间记者”现象,也有人称为“北风现象”。北风中国大陆所掀起的民间记者现象,与其他华语地区如香港台湾独立媒体草根发展(在网上发表代表民间弱势群体的声音)也有相互参考并交流的努力[1]

北风与连岳安替呙中校五岳散人等并称为中国十大公民记者。

晕死,这是谁帮他编辑的呀,太不靠谱了, 他什么时候被"誉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了? 他什么时候"自称为广州最开放的思想家"啦? 他什么时候被称"北风现象"啦?他什么时候"奠定北风在中国网络界的地位"啦? 维基的历史记录显示wenyunchao还亲自编辑过这个词条两次呢,豪爽如他怎么没亲手删除不实内容或提供参考来源?

好吧,我来写温云超的词条,写写我对这个人的认识

2007年5月,我在广州被FENG37约见,赞助我五百元,吃完饭后到“凸凹酒吧”见到温云超和令狐补充, 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他提到我也在牛博网有内容,算是"同门",我不以为然; 因店内电脑不能访问牛博网,我欲查一究竟,他断言只有他的电脑是访问不了牛博网的,我于是没有仔细检查,印象是这人不好说话,粗暴.

2007年5月底,厦门短信疯传,我坐火车去厦门, 罗永浩打电话建议我半路下车,我没有听从,30号到翔鹭的工业区拍了一段<我闻到化工厂的臭味了>,放到YOUKU,登上首页,访问7万多次后被删除;

2007年6月1号, 我在厦门上街用黑莓7230登录twitter直播厦门市民散步反对PX项目; FENG37和温云超也在厦门,也没有被罗永浩劝退,但FENG37后来被警察劝退回广州,温云超发短信给令狐补充,令狐补充发布到牛博网上报导厦门游行情况.

2007年6月2号,厦门警察比市民还多,我在市政府见到温云超,简单问候并握手,没说任何其他话,然后我离开厦门回家去办护照和通告证.

2007年10月,在没有任何争执的情况下,温云超在豆瓣上冷言冷语的回帖提醒人们要提防我这个在西宁行骗过的骗子,事实上,在西宁事件中我开诚布公但遭诬蔑和构陷,我没有如 babynana 那样猜测的逐步增加支出,完全如开始所商量的,我提供了录音和过程详细介绍资料;

2007年11月3日,北京举办中文网志年会,有一个公民记者与专业记者的PANEL, 麦康瑞主持, 快开始时临时发现少了一位嘉宾,我知道温云超参与过厦门反PX游行的报道,于是不计前嫌,主动向毛向辉介绍此人,并亲自邀请温云超上台;

2007年11月4号,我和时昭等维基人和技术爱好者去成府路避风塘讨论"分布式的同学录",温云超打我电话,于是一起和时昭讨论了"西宁事件",然后温云超走了,我们继续玩杀人游戏;

2007年12月,我为期半年的全国旅行结束,但后来有蚁力神事件,网友期望我去调查,我于是坐火车到了辽宁,但没有任何当地联系人,在QQ群里找了一位村长,但村长很快被警察叫走,我离开村长家后便发短信问温云超是否有当地联系人,他说没有.

2008年5月去四川救灾,六月去厦门回访,六月底去四川回访,准备去香港再次围观七一大游行,结果瓮安事件发生,我于是从成都飞到贵阳,然后在6 月30号下午三点到达瓮安,拍下一些照片并用twitter直播,见到李秀华,拿到李树芬的尸检报告,两个小时后离开瓮安并用电话录音报导了我在瓮安的所 见所闻.

2008年7月7日到达香港,遇到记录片导演STEVE,7月15到北京的路上接到FEEDSKY的电话说有警察要我的用户资料,我表示无所谓

2008年7月17号,我正在刘晓原的办公室,香港大学的麦康瑞教授转发一条内容给我:"是这样,我收到非常可靠地消息,公安部要抓周曙光。据说是 公安部统一来部署的,情况非常严峻。他的网站在海外,但使用了一些境内的互联网服务。相关部门正在通过他使用的境内的互联网服务在取证现在他去删除那些数 据可能来不及,但如果能删的尽量删掉对他可能会有利些。另如果可能,近期不要呆在家乡,看有没有相对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当然可能是也怕他在奥运期间搞事。 我有他的手机我都不敢直接发短信给他.他的网站所使用的所有的国内服务能删的都删了" ,结果我马上写了一份授权委托书给刘晓原律师, 这条消息把记录片的翻译给吓得不干了. 后来温云超告诉我是他听FEEDSKY的消息后转发给麦康瑞教授.此事证明温云超把线索放大了消息,把FEEDSKY的事放大成"公安部",还借麦康瑞教 授之手放大消息并隐匿了消息来源,造成了不必要的恐慌.

2008年8月到9月,奥运其间,我被限制离开家乡;

2008年9月底,我去北京申请去德国签证,顺便在公盟做了一个月志愿者;

2008年11月15日,广州,第四届网志年会,晚上在凸凹酒吧起哄做俯卧撑,开玩笑说一元一个俯卧撑,结果我做了四十多个,起哄让一宁做,北风拿出500元港币说是表彰我08年的所作所为并且圆场;

2008年12月,我去德国,被深圳罗湖海关和蛇口海关拒绝出境,回当地公安局,被告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2009年1月9日,牛博网被关闭,我建立牛博山寨;

2009年2月10号,央视大火,我建立 央视大火新闻专题: https://docs.google.com/View?docid=dggh5mp6_0cmqqrrdb

2009年2月14号,前列宪被刺伤,郭建龙来电,我用twitter转发消息并用了跟进报道;

2009年2月16号,温云超邀请我去网易公司作培训,帮助网易员工了解网络传播路径,事后,温云超单独请我吃饭;

2009年4月26号,我作为嘉宾被ICCD(国际传播促进中心)邀请参加中山大学的"新媒体与公民社会"的研讨会,温云超没有被邀请,自行来到会场参与讨论,他对此表示抱怨;

2009年6月,计划在6月8号帮助"自然之友"做培训被推迟一个月,在香港偶然见到温云超,酒桌上温云超自称在广州想让谁请吃饱就让谁请,谁都有把柄在他手里. 让我觉得此人不厚道;

2009年7月初,给自然之友做培训,月底,我前往香港自由亚洲做新媒体拓展培训,8月1号回北京 有推友digitalboy说:"昨晚和朋友聊了聊,想让 @zuola 在本地竞选独立人大代表,GeekCook可以适当赞助。如果中国能出现100个像许志永样的人大代表,是什么意义?",温云超表示反对:"wenyunchao @digitalboy 以我对 @zuola 同学的了解,我绝对不赞同去竞选人大代表,我觉得他还是去普及网络技术推动资讯自由比较靠谱。 from TwitterGadget in reply to digitalboy"

2009年8月2日,我在南都报北京办事处的房间里,写下<致温云超先生的公开信>,我学习哈维尔建议的对话原则那样,诚恳的要求他作出解释或道歉,并无人身攻击之处,温云超的处理方式却是在twitter上BLOCK我,几个星期后,他说有很多我的"说客",还扬言BLOCK来当说客的人

一个星期后,开口骂人,斯文扫地

https://twitter.com/wenyunchao/status/3174573344

去你妈的周曙光 @zuola ,我只在推特上说你三句,你还跟我纠缠个没完没了了,请自重。绝不再跟你有任何交互,不管是现实还是生活。 10:20 PM Aug 6th from mobile web

两个星期后,也就是半个月后,温云超终于被迫道歉了,但我完全看不懂这是道歉还是不是道歉,难道他看不懂我的指控吗?

https://twitter.com/wenyunchao/status/3363820998
朋友们告诉我周曙光 @zuola 今天发了几条与我有关的推,我早就block了他,没有看到,有人提醒我才特意去看。我只会为我错误的主观描述或评价造成的客观伤害而道歉,显然我对周的评价不在此之列,且我问心无愧,请周同学不要再纠缠。我将block所有为此充当说客的人。 9:12 AM Aug 17th from mobile web

2009年11月3号,香港自由亚洲的工作人员请我吃饭,问到我觉得自由亚洲的计算机安全防范如何,我表示惊讶,我也从来没有试图访问他们我公司的 网络. 我才发现自由亚洲自我帮助他们做完培训之后极少打电话采访我. 自由亚洲的员工分析表示是温云超忌妒,所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还好自由亚洲的人找我核实;

2009年11月7号, 在第五届网志年会前夜,温云超在一大桌独立中文笔会名人的桌上和我面对面坐,温云超举杯说“别提了“,我说,你是说今天晚上不提还是以后不提?温云超没应 答。我当时就写了tweet说温云超求饶。因为温云超之前说过要在网志年会开场白上"大个子北风PK小不点佐拉"。要挑战却又求饶不战。太没风度了。过一 会,我逐个问独立中文笔会的前辈我申请加入有什么意见, 并不是笔会成员的温云超大声说:"我不同意,你们还记得不锈钢老鼠吗?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 ,在场有温克坚\滕彪\野渡\等独立中文笔会成员.

2009年11月8日,杨恒均在网志年会上爆料说温云超以前是优秀网评员。他的许多作法也确实符合五毛党的特征。

2009年11月,冯正虎露宿日本成田机场,温云超说要有可能有人会在冯正虎的食物里下毒,我对此毫无根据的预言表示愤慨。认为温云超愚蠢,这么一搞就让一些人陷于恐惧之中了。这是五毛党最善于的搅局方式。对士气没有任何帮助,如果温云超有相关的判断依据的话倒可以理解。

2009年12月,毛向辉在上海请北风吃饭,从中调解,然后要求我在任何场合不得提到北风,但我也没有弄明白北风是否愿意道歉. 12月中的一个晚上,我提到了北风,结果在上海被毛向辉批评,我通过贡献知识免于处罚;

2010年1月22日,我参加的美国广州领事馆举办的讨论希拉里互联网自由演讲的座谈会,见到温云超,坐在他的对面,听到他对他身旁边的女孩介绍自 己是什么人,我没有录下来.不过,后来的讨论过程中,我提到希望美国支持TOR项目,温云超提到internews有一千万美金用于开发软件,我表示惊 讶,我问是不是ICCD的那个internews.org ,他说是,我说不可能,ICCD是传播促进中心,不可能做破网软件,顶多是计划做新媒体项目. 后来我问了ICCD的人,对方表示没有一千万美金的预算做任何项目,他们只做职业记者的培训工作. 我又一次对温云超的判断能力和放大线索的思辨能力表示怀疑,又一次在事实没有确认的前提下就加以放大,取证和核实是媒体人的基本功.

2010年2月7号晚上,我在凸凹酒吧用twitter直播《海地的七天七夜》,半夜结束后去吃夜宵后买单时被温云超提议免外地人的单,我表示不接受歧视,他说外地人就是要歧视;

2010年2月8号的晚上,半岛电视台约访, 温云超先拿起杯子说了一句“和则两利”,我觉得奇怪就没听懂,温云超说了第二篇,向我示好干嘛,我接受的限制是不提到温云超名字,但一直没接到温云超的道 歉。8号晚上只承认说我拿罗永浩狐假虎威的事是值得你“抱歉”的,其他的“评价事情”你一概认为享有自由。 那假如我到处拿北风的事说小心此人,然后还当你面说,我曾经帮助过你很多,我是你的朋友,这种阴阳人会受欢迎么?这不典型的当面赞背后骂的小人行径嘛。 北风还爆出我在营救许志永期间盗用滕彪的名义声称可给外媒采访联系方式,我质问他,我还例举出即便是闾丘露薇找我要黄一孟的电话,我都要打电话征询黄一孟 的意见,我何从未经滕彪授权? 温云超一直压制我的表达机会,八月女士也多次阻止我把话说话,我说我只是确认事实.温云超说:"过分了啊,太不给面子,以后你的内容我不转发,你的单我不 帮你免,我帮过你那么多,你那次做俯卧撑是我帮助你圆场", 我就说我何曾没帮过你,你那时在07年网志年会,谁都不认识你我还推荐你参加PANEL了,温云超马上发飙:"isaac是我朋友!rebecca是我朋 友!" 温云超指着我鼻子大声说“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保留批评你的权利”,“出门就打你”之类的狠话,我微笑着,冷冷的看着他,我说“你生气就输了”, 旁边有半岛电视台的人,也有很多北风的朋友,估计应该有明白人也不喜欢他在我面前“示恩”,北风喜欢记住对别人的“恩”,而我觉得,我推荐过别人这根本不 是值得换取别人感激的筹码,我推荐过包括北风在内的很多人,我可从来没以此为由去要求别人什么。我唯一后悔的是,我 的iPod touch之前打了一会SKYPE电话没电了,所以没有录下温云超的丑态。巧的是,我正好是打给毛向辉,跟他说我见到余以为先生主编的一本杂志上看到他的 文章了.早知道不打SKYPE电话节约点电来录音了.

好了,现在是总结阶段:

  1. 北风不懂得“开源”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他经常隐藏消息源和判断依据来制造混乱,甚至在能核实的情况下不去核实;
  2. 北风喜欢通过示恩来展示自己的能力,甚至炫耀自己能把握别人的把柄,江湖习气,小人作风;
  3. 北风挑拨我和罗永浩,说我狐假虎威,不找我核实;
  4. 北风判断失误多次"误信谗言",相信小道消息,匿名放大消息后交给国外媒体人再传回国内;
  5. 北风这个星期一晚上爆出的话显示,他再次挑拨我跟滕彪,说我冒用授权,不找我核实;
  6. 北风挑拨我和RFA(自由亚洲)之间的关系;
  7. 北风挑拨我和香港独立媒体,对聪头说我“骂”了温云超,聪头在GTALK上问我为何骂北风,我表示没有骂过北风,网志年会见到聪头,聪头却表示对此事不关心,我不知道北风如何向聪头说的。

结论:

温云超从来不把我周曙光当朋友,“豪爽,侠义,慈悲,聪慧,宽容,淡泊,厚道,睿智,坦诚”,这些形容词全与温云超无关,温云超乃真小人也。此番细细叙来,一次钉死,不再对此人抱幻想,不再对他有任何信任,请任何相信此人的人保持警惕。

坦坦荡荡作人,保证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才能让肮脏暴露在阳光,才能被发现,才能被纠正。任何人对我有看法,请直接向我核实,不要只采取单方面的一面之词。

来都来了,抢个沙发,给点精神鼓励吧!求你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