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星期一

逐一点评和戳穿温云超

温云超的回应出来,我来质证,先声明一下本文的阅读习惯,黑体就是我写的,缩进的就是他的原文:
原文标题《就周曙光的指控,我略作回应》 原文链接: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rg4q87_8455kxqcck
已在 0:52 由 wenyunchao 编辑

就周曙光的指控(https://www.zuola.com/weblog/?p=1493),我略作回应。

维基百科辞条,我不知何人所设,我修改过显示不符事实的一些资料,涉及评价部分能查到出处的都修改了。周曙光所说的:“豪爽如他怎么没亲手删除不实内容或提供参考来源?”完全不符事实,我修改在前,被人再加修改在后,在辞条的修订历史中清晰可见。周曙光此事亦未向我查证。

我昨天晚上向维基管理员黄志华和另一个维基人王明睿求证,确认wenyunchao这个ID 在编辑前就已经有不符合事件的内容存在,确实存在“豪爽如他怎么没亲手删除不实内容或提供参考来源”的情况。如果温云超承认修改过,那一定是wenyunchao这个ID了

2007年5月在广州凸凹酒吧初见他对我的评价,属个人评判,不需反驳。

厦门PX事件关于我的部分属实,但“但FENG37后来被警察劝退回广州”不符事实,周曙光亦未向冯三七求证。此事冯三七可以作证。

FENG37的外国人护照被警察查验后离开厦门,你当时确实是一个人在现场,由你发短信给令狐补充,这种事实不需要仔细争辩吧,对任何人都没有伤害,你何不直接补充你知道的情况就好了。

2007 年10月,我曾在豆瓣上提醒他人欲请周曙光维权时,先不妨了解一下周曙光在西宁的事情,那句话没有任何偏颇,亦未称周曙光是骗子。周曙光称:“温云超在豆 瓣上冷言冷语的回帖提醒人们要提防我这个在西宁行骗过的骗子”,他需要为此举证。关于他在西宁的事,自有公论,我对收费的“委托发布”行为基本理解,但应 取得当事人谅解与支持。

南周小组被解散了,我无法举证,这个回合北风赢。不知道淡雪MM作为南周小组的管理员的时候可见过有人向我求援维权?我的印象是没有。去年8月2号的时候我写《致温云超先生的公开信》的时候,您老人家为何恼羞成怒的不回应呢还BLOCK呢?

2007年11月,我到北京参加中文网志年会,我不清楚是不是周曙光的推荐我才参加了草 根媒体的讨论,但他写过一 篇文章涉及对我的评价:“然后和牛博网的写手‘北风’聊BLOG与新闻的看法,北风这个大胡子真的不错,虽然以前在广州和厦门见过他,但都没有多聊。今天 跟他一聊,真的获益良多。他新闻行业经验丰富,对我有批评、建议,我和他之间也有争锋,但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懂,不像那些跟我说教的人一样说些我难以 理解的话。”(https://www.zuola.com/weblog/?p=913),这段旧事不涉及对我的指责,无需回应。

我说你的好话你记着了,我也像八月 @zhmeadow 一样被牛逼哄哄的你骗了。 你作为前优秀网络评论员,很知道避重就轻,我走到你面前问你愿意不愿意参加台上的讨论,这种事都能表示不记得,I服了YOU,但毛向辉表示记得是我推荐你上台的。你的胡子真厉害,居然能长那么多。

2008 年7月公安机关到FEEDSKY调查周曙光的资料,老虎庙告知我此事后,我为了自身安全并且能对周曙光有所提醒,便通过麦康瑞教授把消息转发给了他。我从 没说过“公安部”一词,亦未放大消息,周曙光提出指控,请举证。两位当事人亦可作证。如因好心反而造成了周曙光不必要的恐慌,我向他说声抱歉。

你将了我一军,以为我不敢公开麦康瑞教授的电子邮件。我不上你的当,我不必公 开,但麦康瑞教授转发邮件的内容我完全COPY出来了,明明有“公安部”三字。你误读消息并放大消息显得自己牛逼,所以通过麦康瑞转发,你得到老虎庙的消 息时应该知道老虎庙公司已经给我打过电话才对,听到风就是雨,多次解读消息错误,我真鄙视你。

2008 年11月15日晚中文网志年会结束后大家在凸凹玩,周曙光与人打赌做俯卧撑,但最后赌注是否兑现出现争执,气氛极其尴尬,我作为广州的东道主及凸凹的老 板,拿出500元港币圆场,但并未说是表彰周曙光在08年的所作所为。在场有推上众好朋友,亲历现场,不需要多说。此段虽略有失实,但不涉其他,不需回 应。

圆啥场啊,那些朋友都是老朋友,否则也不起哄啊,大家做俯卧撑闹着玩关你什么事啊,就算是 大家说做俯卧撑一元一个,大家轮流做也能开开心心玩嘛,你没事拿500港币出来干嘛,摆阔还是想收买我以后永远不批评你?一张花不出去的港币买个广告位还 能封我的口?我收你钱就欠你人情啦不敢骂你了?只要我骂得有理,照骂不误,你认命吧,你那500港币白花了,想示恩,没门。

2009年2月16号,我邀请周曙光去网易公司作培训,属实。

还不是看在我风头正劲的份了,当时我搞了一次牛逼的《央视大火新媒体报道示例》,你又可以 用你在“网络上奠定的地位「维基百科语」”的前辈和长者的身份点评我了,又可以欺骗八月这样的陌生人了,那天在广州的美国领事馆文化交流处,你也是这样向 MM介绍自己的,我听了真恶心。

2009年4月26号ICCD中山大学“新媒体与公民社会”一事,我在会前两天主动要求参加会议,主办方安排我作为连岳与周曙光讨论环节的主持,但后来主办方受到压力,故在会前一晚十一时许取消安排。周曙光的说法不符事实。此事有前南都编辑陈亮可以说明。

我亲口问你怎么没参加,亲耳听听你温云超说“陈亮怎么不叫我,我跟他这么熟”,陈亮恐怕不会帮助你说明这点,我跟他的思想很容易能共鸣,跟你这位大哥级别的人物恐怕没什么共鸣,要不然那次会议一定不会舍近求远的请我来介绍新媒体,而不是选择你。

周曙光指,2009年6月在香港的“酒桌上温云超自称在广州想让谁请吃饱就让谁请,谁都有把柄在他手里”,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会说这样的话,请周曙光举证证明自己的指控或请在场的人证明。

香港,酒桌上有毛向辉,rockngo, 都是大佬级人物,看听你自吹自擂的样子就觉得不舒服,但毛向辉总叫我宽容点,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去做,你的热情是值得鼓励的。

2009年7月“人大代表”一事,我认为不管周曙光是不是人大代表的最好人选,我都可以不支持他。我当时还曾举了布什选举的例子说明,不是有能力当总统我就一定要支持。这是我的权利,周曙光无从干涉。

我没干涉你,我是反对你的自为以为是我的老大,很了解我的样子,自称“以我对周曙光的了解”,八月MM还说你多次公开场合称赞我。冒充我的老大。谁当你是老大呀。

一个多星期后骂周曙光的推,是周曙光发布了致我的公开信后,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之下的回应,就如这次。

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后捅我刀子,被我指出,你不解释反而骂人?风度何在?心胸何在?你骂人不需要道歉的么?你骂我“儍逼”又“装逼”,需要道歉不?

后来,我说:“我只会为我错误的主观描述或评价造成的客观伤害而道歉,显然我对周的评价不在此之列,且我问心无愧,请周同学不要再纠缠。”,周曙光认为这是对他的道歉,我只能对周的文字理解能力表示惊讶,别无评论。

我认为温云超是一个酒桌上装老大,强势的人,控制强的人,虚伪的人,能力不足的人,是一个易怒且心胸狭窄的人,是一个曾经是优秀网评员的左派,没大哥的能力,也无英雄的气概,这是我的主观描述,请温云超同学不要再纠缠。

周 曙光提到2009年11月3号“自由亚洲的员工分析表示是温云超忌妒。所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还好自由亚洲的人找我核实”。周曙光有什么好被我忌妒的呢, 我得好好想想,在背地里说他的坏话,更是子虚乌有的事。周曙光既然提出指控,也请像我这样列出证人,好弄个明白。或是他可以请第三方约谈证人以证明他所说 属实。

分析你出于嫉妒而阴我的证人是martin,你根本不认识的人,你根本联系不 到他,但其他自由亚洲的所有员工都可以成为证人,你随便找一个香港自由亚洲的员工都要以核实你是否背地里说我坏话。从今天你说我拿国保的路费的事,我相信 你跟自由亚洲的人说一说,他们肯定相信你,于是不再电话采访我。

2009年中文网志年会前,我所开场节目是我胖揍周曙光,相信大家为理解为一句戏言。到 达连州后,他老要我回应他公开信的指控,还 追问我是不是要胖揍他,我不想应个人的事影响大会,且作为广东东道,有大量朋友要应酬,我就说别提了,不存在求饶一说,醉葫芦在Isaac的Buzz中对 此有所回应:“佐拉用“求饶”一词用的有点过了。”另外,我确是不支持周曙光加入中文笔会,我是觉得他不够资格。对于刘获,我当时的说法是,中文笔会目前 的内部已经够乱的了,指的是刘获与杨恒均的纷争,没有说过“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

你说“大个子北风胖揍小不点佐拉”,可没人当成戏言,这是开诚布公解决问题的 机会,毛向辉从建立对话渠道的善意出发,希望我们开诚布公解决,第二天还问我是否准备好了。可惜你向我求饶,要求我别提。如果你不怕,别提什么呀,之前在 大堂,醉葫芦在旁边看得到你脸色一脸的不耐烦,哪有诚意。这种事情怎么成为“个人事情”了,如果你心里坦荡,何来“影响大会”之说,若你心里没鬼,我和你 PK作为开场白暖场也未尝不可,甚至真能实现化干戈为玉帛。可惜你太没种了。 至于“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这绝对是亲耳所闻,是你说过的,在座那么多 大佬级人物,你还想不想在这些大佬面前抬起头来呀?

优秀网评员一事,我在08年初的酒吧沙龙就多次说过,在中文网志年会前也在中文推特上说过。

你是优秀网评员关我屁事,你投稿你赚钱是你的事,但麻烦你头脑清醒点,不要颠倒是非,否认事实。

我对冯正虎境遇的担忧与周曙光无关,无需回应。周曙光指控“这是五毛党最善于的搅局方式”,我不想过多回应,翟明磊在推上对此有说明:“防止有人给正虎不洁食品是我提出的,不能算到北风那。请两位消停。”

你把翟明磊垫底真不厚道,还好我搜索得出你的那句话,当时我回推并加评论了:叹!我觉得北风蠢得无已复加,阴谋论,五毛论,搅食棍 RT @wenyunchao: 我突然很担心有“人”会以送食品的方式给冯正虎 @fzhenghu 下毒。 原地址:http://twitter.com/zuola/status/6104021562

Internews是不是拿了钱开发翻墙项目,我不知周曙光提到ICCD出面否认的人是谁,让他回去问问总部自然就有答案了。或是他可以请第三方约谈证人以证明他所说属实。

棹元是ICCD的高级媒体顾问,我参加广州的美国领事馆座谈会后就到北京约见了棹元,确认ICCD绝对不拿钱开发翻墙项目。

周曙光说2010年2月7号晚上我说“外地人就是要歧视”,这句话比较搞笑,不回应。

7号沙龙结束后喝粥时沈戈 @raulmouse 在场可作证,AA制时你不让我付那30元,我说不要歧视我,你说外地人不需要买单,这是你们的规矩,第二晚8号你发飙后说“以后不帮你免单,要买单你自己买”,沈戈在场可作证.搞笑的是你。

2010 年2月8号晚上争议,基本事实如周曙光这个版本所说基本相符:“这个月8号的晚上,你北风先拿起杯子说了一句‘和则两利’,我觉得奇怪就没听懂,你说了第 二篇,向我示好干嘛,我接受的限制是不提到你名字,但一只没接到你的道歉。8号晚上只承认说我我拿罗永浩狐假虎威的事是值得你‘抱歉’的,其他的‘评价事 情’你一概认为你享有自由。”有另一个在场的人八月 Michelle zhan 发在Isaac的Buzz的说法可供参考。

你为啥不写一个你的事件回忆和对我所有指控的回应?你那天晚上不是要出门就打我么?

我对周曙光 推动公民新闻继续持正面评介,对收费“委托发布”亦表示一定的理解,但对其与国保签订协议收其金钱有保留,亦提醒别的朋友留意。建议周曙光能像他自己主张 的那样,对自己的记录多加“核实”,对自己提出的指控多加举证,多做有建设性的事情,不要把时间花在纠缠我上。不管周曙光是不是奉命“咬”我,但我相信周 曙光不会得逞,我也不会像他断言那样被他钉死。

请问你是如何得知我和何地国保签订协议收金钱了?我收受谁的委托发布什么了?你对的指控请举证,谁主张谁举证,两个自然人之间不存在力量悬殊不需要举证倒置。

这最后一段真是点睛之笔,五毛网评员的功力集于这一段。如果你在这一点上不能举证,我相信,你口中的好朋友毛向辉和麦康瑞也会鄙视你的。

令人失望的温云超

序:不是每种牛奶都叫特仑苏,不是每个混蛋都叫温云超。

温云超,广东省 揭阳市 揭西县 五云镇人,刚才看他的维基百科词条,被雷到了.

北风原名温云超,(1971年-),生于广东省揭西县五云镇下砂陂苏村。1989年至1993年就读于哈尔滨工业大学(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现居广州。是广州著名的网络媒体人,被誉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自称为广州最开放的思想家。在广州天河区开设著名的“凸凹酒吧”,成为华南以及中国媒体人聚会、交流、激碰观点的场所,凸凹酒吧定期举办沙龙,纵论国事和天下事,不过由于话题敏感,多次引起内地国家安全部门的留意,曾经险被查封。

1997年起进入广东经济电视台(南方电视台前身)任新闻部记者,先后曾担任羊城晚报金羊网信息中心总监及网易博客高级编辑,是广州著名的媒体人。2009年3月离开网易公司,致力于中国互联网审查体系的观察与研究以及推动Twitter在中国的普及。北风自1996年起开始以“北风”作网名在网上发表文章,活跃于“强国论坛”等时政论坛,发表过许多关注公共政策及弱势群体的报道及文章。因参与2007年厦门PX事件2008年华南雪灾等事件的独立报道而被被誉为中国公民记者代表人物之一,创了民间角度网上报道新闻事件的先河,也奠定北风在中国网络界的地位。《南方人物周刊》曾于2007年底将其评选为“领衔2008中国人物”之一。在2009年召开的第五届中文网志年会上被评为杰出推友(Twitter网友)。

及后,由民间角度、网络传播的新闻播报方式逐渐在中国大陆兴起,并与官方媒体角度相持衡,在中国大陆被称为“民间记者”现象,也有人称为“北风现象”。北风中国大陆所掀起的民间记者现象,与其他华语地区如香港台湾独立媒体草根发展(在网上发表代表民间弱势群体的声音)也有相互参考并交流的努力[1]

北风与连岳安替呙中校五岳散人等并称为中国十大公民记者。

晕死,这是谁帮他编辑的呀,太不靠谱了, 他什么时候被"誉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了? 他什么时候"自称为广州最开放的思想家"啦? 他什么时候被称"北风现象"啦?他什么时候"奠定北风在中国网络界的地位"啦? 维基的历史记录显示wenyunchao还亲自编辑过这个词条两次呢,豪爽如他怎么没亲手删除不实内容或提供参考来源?

好吧,我来写温云超的词条,写写我对这个人的认识

2007年5月,我在广州被FENG37约见,赞助我五百元,吃完饭后到“凸凹酒吧”见到温云超和令狐补充, 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他提到我也在牛博网有内容,算是"同门",我不以为然; 因店内电脑不能访问牛博网,我欲查一究竟,他断言只有他的电脑是访问不了牛博网的,我于是没有仔细检查,印象是这人不好说话,粗暴.

2007年5月底,厦门短信疯传,我坐火车去厦门, 罗永浩打电话建议我半路下车,我没有听从,30号到翔鹭的工业区拍了一段<我闻到化工厂的臭味了>,放到YOUKU,登上首页,访问7万多次后被删除;

2007年6月1号, 我在厦门上街用黑莓7230登录twitter直播厦门市民散步反对PX项目; FENG37和温云超也在厦门,也没有被罗永浩劝退,但FENG37后来被警察劝退回广州,温云超发短信给令狐补充,令狐补充发布到牛博网上报导厦门游行情况.

2007年6月2号,厦门警察比市民还多,我在市政府见到温云超,简单问候并握手,没说任何其他话,然后我离开厦门回家去办护照和通告证.

2007年10月,在没有任何争执的情况下,温云超在豆瓣上冷言冷语的回帖提醒人们要提防我这个在西宁行骗过的骗子,事实上,在西宁事件中我开诚布公但遭诬蔑和构陷,我没有如 babynana 那样猜测的逐步增加支出,完全如开始所商量的,我提供了录音和过程详细介绍资料;

2007年11月3日,北京举办中文网志年会,有一个公民记者与专业记者的PANEL, 麦康瑞主持, 快开始时临时发现少了一位嘉宾,我知道温云超参与过厦门反PX游行的报道,于是不计前嫌,主动向毛向辉介绍此人,并亲自邀请温云超上台;

2007年11月4号,我和时昭等维基人和技术爱好者去成府路避风塘讨论"分布式的同学录",温云超打我电话,于是一起和时昭讨论了"西宁事件",然后温云超走了,我们继续玩杀人游戏;

2007年12月,我为期半年的全国旅行结束,但后来有蚁力神事件,网友期望我去调查,我于是坐火车到了辽宁,但没有任何当地联系人,在QQ群里找了一位村长,但村长很快被警察叫走,我离开村长家后便发短信问温云超是否有当地联系人,他说没有.

2008年5月去四川救灾,六月去厦门回访,六月底去四川回访,准备去香港再次围观七一大游行,结果瓮安事件发生,我于是从成都飞到贵阳,然后在6 月30号下午三点到达瓮安,拍下一些照片并用twitter直播,见到李秀华,拿到李树芬的尸检报告,两个小时后离开瓮安并用电话录音报导了我在瓮安的所 见所闻.

2008年7月7日到达香港,遇到记录片导演STEVE,7月15到北京的路上接到FEEDSKY的电话说有警察要我的用户资料,我表示无所谓

2008年7月17号,我正在刘晓原的办公室,香港大学的麦康瑞教授转发一条内容给我:"是这样,我收到非常可靠地消息,公安部要抓周曙光。据说是 公安部统一来部署的,情况非常严峻。他的网站在海外,但使用了一些境内的互联网服务。相关部门正在通过他使用的境内的互联网服务在取证现在他去删除那些数 据可能来不及,但如果能删的尽量删掉对他可能会有利些。另如果可能,近期不要呆在家乡,看有没有相对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当然可能是也怕他在奥运期间搞事。 我有他的手机我都不敢直接发短信给他.他的网站所使用的所有的国内服务能删的都删了" ,结果我马上写了一份授权委托书给刘晓原律师, 这条消息把记录片的翻译给吓得不干了. 后来温云超告诉我是他听FEEDSKY的消息后转发给麦康瑞教授.此事证明温云超把线索放大了消息,把FEEDSKY的事放大成"公安部",还借麦康瑞教 授之手放大消息并隐匿了消息来源,造成了不必要的恐慌.

2008年8月到9月,奥运其间,我被限制离开家乡;

2008年9月底,我去北京申请去德国签证,顺便在公盟做了一个月志愿者;

2008年11月15日,广州,第四届网志年会,晚上在凸凹酒吧起哄做俯卧撑,开玩笑说一元一个俯卧撑,结果我做了四十多个,起哄让一宁做,北风拿出500元港币说是表彰我08年的所作所为并且圆场;

2008年12月,我去德国,被深圳罗湖海关和蛇口海关拒绝出境,回当地公安局,被告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2009年1月9日,牛博网被关闭,我建立牛博山寨;

2009年2月10号,央视大火,我建立 央视大火新闻专题: https://docs.google.com/View?docid=dggh5mp6_0cmqqrrdb

2009年2月14号,前列宪被刺伤,郭建龙来电,我用twitter转发消息并用了跟进报道;

2009年2月16号,温云超邀请我去网易公司作培训,帮助网易员工了解网络传播路径,事后,温云超单独请我吃饭;

2009年4月26号,我作为嘉宾被ICCD(国际传播促进中心)邀请参加中山大学的"新媒体与公民社会"的研讨会,温云超没有被邀请,自行来到会场参与讨论,他对此表示抱怨;

2009年6月,计划在6月8号帮助"自然之友"做培训被推迟一个月,在香港偶然见到温云超,酒桌上温云超自称在广州想让谁请吃饱就让谁请,谁都有把柄在他手里. 让我觉得此人不厚道;

2009年7月初,给自然之友做培训,月底,我前往香港自由亚洲做新媒体拓展培训,8月1号回北京 有推友digitalboy说:"昨晚和朋友聊了聊,想让 @zuola 在本地竞选独立人大代表,GeekCook可以适当赞助。如果中国能出现100个像许志永样的人大代表,是什么意义?",温云超表示反对:"wenyunchao @digitalboy 以我对 @zuola 同学的了解,我绝对不赞同去竞选人大代表,我觉得他还是去普及网络技术推动资讯自由比较靠谱。 from TwitterGadget in reply to digitalboy"

2009年8月2日,我在南都报北京办事处的房间里,写下<致温云超先生的公开信>,我学习哈维尔建议的对话原则那样,诚恳的要求他作出解释或道歉,并无人身攻击之处,温云超的处理方式却是在twitter上BLOCK我,几个星期后,他说有很多我的"说客",还扬言BLOCK来当说客的人

一个星期后,开口骂人,斯文扫地

https://twitter.com/wenyunchao/status/3174573344

去你妈的周曙光 @zuola ,我只在推特上说你三句,你还跟我纠缠个没完没了了,请自重。绝不再跟你有任何交互,不管是现实还是生活。 10:20 PM Aug 6th from mobile web

两个星期后,也就是半个月后,温云超终于被迫道歉了,但我完全看不懂这是道歉还是不是道歉,难道他看不懂我的指控吗?

https://twitter.com/wenyunchao/status/3363820998
朋友们告诉我周曙光 @zuola 今天发了几条与我有关的推,我早就block了他,没有看到,有人提醒我才特意去看。我只会为我错误的主观描述或评价造成的客观伤害而道歉,显然我对周的评价不在此之列,且我问心无愧,请周同学不要再纠缠。我将block所有为此充当说客的人。 9:12 AM Aug 17th from mobile web

2009年11月3号,香港自由亚洲的工作人员请我吃饭,问到我觉得自由亚洲的计算机安全防范如何,我表示惊讶,我也从来没有试图访问他们我公司的 网络. 我才发现自由亚洲自我帮助他们做完培训之后极少打电话采访我. 自由亚洲的员工分析表示是温云超忌妒,所在背地里说我的坏话,还好自由亚洲的人找我核实;

2009年11月7号, 在第五届网志年会前夜,温云超在一大桌独立中文笔会名人的桌上和我面对面坐,温云超举杯说“别提了“,我说,你是说今天晚上不提还是以后不提?温云超没应 答。我当时就写了tweet说温云超求饶。因为温云超之前说过要在网志年会开场白上"大个子北风PK小不点佐拉"。要挑战却又求饶不战。太没风度了。过一 会,我逐个问独立中文笔会的前辈我申请加入有什么意见, 并不是笔会成员的温云超大声说:"我不同意,你们还记得不锈钢老鼠吗?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 ,在场有温克坚\滕彪\野渡\等独立中文笔会成员.

2009年11月8日,杨恒均在网志年会上爆料说温云超以前是优秀网评员。他的许多作法也确实符合五毛党的特征。

2009年11月,冯正虎露宿日本成田机场,温云超说要有可能有人会在冯正虎的食物里下毒,我对此毫无根据的预言表示愤慨。认为温云超愚蠢,这么一搞就让一些人陷于恐惧之中了。这是五毛党最善于的搅局方式。对士气没有任何帮助,如果温云超有相关的判断依据的话倒可以理解。

2009年12月,毛向辉在上海请北风吃饭,从中调解,然后要求我在任何场合不得提到北风,但我也没有弄明白北风是否愿意道歉. 12月中的一个晚上,我提到了北风,结果在上海被毛向辉批评,我通过贡献知识免于处罚;

2010年1月22日,我参加的美国广州领事馆举办的讨论希拉里互联网自由演讲的座谈会,见到温云超,坐在他的对面,听到他对他身旁边的女孩介绍自 己是什么人,我没有录下来.不过,后来的讨论过程中,我提到希望美国支持TOR项目,温云超提到internews有一千万美金用于开发软件,我表示惊 讶,我问是不是ICCD的那个internews.org ,他说是,我说不可能,ICCD是传播促进中心,不可能做破网软件,顶多是计划做新媒体项目. 后来我问了ICCD的人,对方表示没有一千万美金的预算做任何项目,他们只做职业记者的培训工作. 我又一次对温云超的判断能力和放大线索的思辨能力表示怀疑,又一次在事实没有确认的前提下就加以放大,取证和核实是媒体人的基本功.

2010年2月7号晚上,我在凸凹酒吧用twitter直播《海地的七天七夜》,半夜结束后去吃夜宵后买单时被温云超提议免外地人的单,我表示不接受歧视,他说外地人就是要歧视;

2010年2月8号的晚上,半岛电视台约访, 温云超先拿起杯子说了一句“和则两利”,我觉得奇怪就没听懂,温云超说了第二篇,向我示好干嘛,我接受的限制是不提到温云超名字,但一直没接到温云超的道 歉。8号晚上只承认说我拿罗永浩狐假虎威的事是值得你“抱歉”的,其他的“评价事情”你一概认为享有自由。 那假如我到处拿北风的事说小心此人,然后还当你面说,我曾经帮助过你很多,我是你的朋友,这种阴阳人会受欢迎么?这不典型的当面赞背后骂的小人行径嘛。 北风还爆出我在营救许志永期间盗用滕彪的名义声称可给外媒采访联系方式,我质问他,我还例举出即便是闾丘露薇找我要黄一孟的电话,我都要打电话征询黄一孟 的意见,我何从未经滕彪授权? 温云超一直压制我的表达机会,八月女士也多次阻止我把话说话,我说我只是确认事实.温云超说:"过分了啊,太不给面子,以后你的内容我不转发,你的单我不 帮你免,我帮过你那么多,你那次做俯卧撑是我帮助你圆场", 我就说我何曾没帮过你,你那时在07年网志年会,谁都不认识你我还推荐你参加PANEL了,温云超马上发飙:"isaac是我朋友!rebecca是我朋 友!" 温云超指着我鼻子大声说“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保留批评你的权利”,“出门就打你”之类的狠话,我微笑着,冷冷的看着他,我说“你生气就输了”, 旁边有半岛电视台的人,也有很多北风的朋友,估计应该有明白人也不喜欢他在我面前“示恩”,北风喜欢记住对别人的“恩”,而我觉得,我推荐过别人这根本不 是值得换取别人感激的筹码,我推荐过包括北风在内的很多人,我可从来没以此为由去要求别人什么。我唯一后悔的是,我 的iPod touch之前打了一会SKYPE电话没电了,所以没有录下温云超的丑态。巧的是,我正好是打给毛向辉,跟他说我见到余以为先生主编的一本杂志上看到他的 文章了.早知道不打SKYPE电话节约点电来录音了.

好了,现在是总结阶段:

  1. 北风不懂得“开源”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他经常隐藏消息源和判断依据来制造混乱,甚至在能核实的情况下不去核实;
  2. 北风喜欢通过示恩来展示自己的能力,甚至炫耀自己能把握别人的把柄,江湖习气,小人作风;
  3. 北风挑拨我和罗永浩,说我狐假虎威,不找我核实;
  4. 北风判断失误多次"误信谗言",相信小道消息,匿名放大消息后交给国外媒体人再传回国内;
  5. 北风这个星期一晚上爆出的话显示,他再次挑拨我跟滕彪,说我冒用授权,不找我核实;
  6. 北风挑拨我和RFA(自由亚洲)之间的关系;
  7. 北风挑拨我和香港独立媒体,对聪头说我“骂”了温云超,聪头在GTALK上问我为何骂北风,我表示没有骂过北风,网志年会见到聪头,聪头却表示对此事不关心,我不知道北风如何向聪头说的。

结论:

温云超从来不把我周曙光当朋友,“豪爽,侠义,慈悲,聪慧,宽容,淡泊,厚道,睿智,坦诚”,这些形容词全与温云超无关,温云超乃真小人也。此番细细叙来,一次钉死,不再对此人抱幻想,不再对他有任何信任,请任何相信此人的人保持警惕。

坦坦荡荡作人,保证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才能让肮脏暴露在阳光,才能被发现,才能被纠正。任何人对我有看法,请直接向我核实,不要只采取单方面的一面之词。